專家園地

您所在位置:首頁 > 專家園地 > 正文

汪建:華大基因的三大紀律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2-28瀏覽次數:1477

“沒有深圳,華達今天不能去。然而,當我在深圳經濟特區35歲生日時,我不想為深圳唱一首歌。“”深圳在過去的35年里已經習慣了追趕,這幾乎已經過去了。成為路徑依賴。深圳能否開辟一種顛覆,超越,甚至以領導為基礎的發展?“在鹽田北山路華達基因總部,這是華大基因聯合創始人兼董事長王健提出的問題。事實上,他接著給出了答案:在接下來的35年里,我們能否改變我們在深圳的思路,改變我們的發展方式,能否引領這個世界的發展?我們把深圳人的生活質量置于一個可控的時代,并把它放在第一位。當我們第一次進入這個城市時,可以很好地完成這個國家,我們很可能會引領世界的發展。

低調染色體

也許是因為來深圳的時間不長,或者由于基因科學的前沿性,當王健談到深圳時,未來的話題將遠遠超過過去。他的手勢和表情更加豐富。有時幽默,有時嚴謹,有時甚至是鬼臉。他甚至提前制作了自己的“墓碑”:生命的終結定于2074年,信心可以活到120歲。至于他和團隊的動機,它來自“自私,貪婪和對死亡的恐懼”。

與大多數董事長的辦公室相比,王健的辦公室只能說是偏袒。或許,在王健的觀點中,如果將華達與一個基因進行比較,那么王健只是一個染色體。他的辦公室位置也顛覆了傳統的外表。這是一個極簡主義和逼真的辦公區域:不僅是戒指,還有自行車通勤工具。當然,他喜歡一些運動器材。王健最喜歡的是登山。 9月20日和21日,他和王石將登上美國第一高峰雷尼爾。這是紀念中美珠穆朗瑪峰聯合峰會25周年的盛大紀念活動。他正在為此做準備。

從參與者到領導者

十五年前,憑借對尖端科技的敏銳洞察力,在華盛頓大學任教的王健,從丹麥哥本哈根回來的楊煥明,闖入了基因科學的大廳。他們聚集資金,建立了華大基因,并與其他國內研究機構一起參與了人類基因組計劃的1%工作。因此,中國獲得了基因測序的“門票”。八年前,王健帶著團隊來到深圳,因為他幾乎頑固地堅持發展基因科學。憑借“樂趣”的心態,他完成了具有人文情懷的科研成果,如奧運吉祥物熊貓“晶晶”基因測序。正是憑借“反叛”的經營理念,王健帶領團隊將華大基因變為深圳的“基因載體”。

華達基因在深圳的進入是一個傳奇。王健對深圳的第一印象并不完美。 “1988年8月8日,我記得非常清楚。我從深圳到深圳去深圳羅湖的一家小旅館學習。整個深圳的感覺是,盡管這座城市充滿活力,卻相當混亂。每個人都很匆忙。后來,我來了兩次并且沒有特別的印象。“轉移發生在2007年6月。在深圳市政府副秘書長高國輝發掘后,深圳市政府決定在一周內引進華大基因。這大大超出了王健的期望。因此,在深圳定居需要十分鐘。深圳正是擺脫制度約束,避免學術糾紛的最佳場所。

王健在深圳華大基因研究所建立了“第一個亞洲基因組圖譜”。 2008年,深圳華達基因提出了“百人基因組計劃”,將基因組圖譜擴展到100個黃色種族,100個黑人種族和100個白人。該計劃啟動后,得到了美國和英國科學家的支持和參與,并迅速擴展到“千人類基因組計劃”。

經過8年的發展,華大基因在遺傳領域實現了從“參與者”到“領導者”的跨越。 2014年12月,華達基因發布了由來自80多個國家和80多個國家的200多名科學家聯合開展的鳥類基因組系統進化歷史項目的成果。第一批結果發表在特刊《科學》和BioMed系列的28篇文章中。其中,《科學》以特刊的形式公布了該項目的8項研究成果。對于這個世界頂級科學期刊來說,這是非常罕見的。截至2015年8月3日,華大基因已在國際重要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1,250多篇,SCI發表論文1170篇,在《Nature》,《Science》,《Cell》,[0x9A8B],[0x9A8B],[0x9A8B]等期刊上發表200多篇科研論文。0x9A8B。其余的部分。在工業化方面,華達基因也經常活躍。

2014年6月30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CFDA)批準了兩種用于“非侵入性產前基因檢測”的第二代基因測序儀和檢測試劑盒。

2013年,華達花費1.176億美元收購納斯達克上市的完整基因組學(“CG”),并開始研究和開發自己的基因測序設備。這導致建立了數據生產,分析和智能應用的創新鏈,向上游延伸,使中國的基因測序核心設備不再受人們的影響。

今年6月6日,CG推出了一款新產品,即“Super Sequencer”RevolocityTM。它可以自動提取各種樣品(如人全血和唾液)的DNA提取,并無縫連接樣品進行文庫制備,測序和數據分析。一個基因組測序可以在一年內完成,并且每年將增加到一個。

然而,王健的抱負遠不止于此。

華大基因的三大學科

王健回憶說,在華大基因之初,他總覺得自己承擔了國家戰略或國家使命,但結果卻遇到了很多問題。好吧,我們先做好我們的功課,先自己做。什么是家庭事務?在我的辦公桌頂部,有一個匾“身體健康,學習好,工作好”,每個華大員工都需要照顧好自己并照顧好自己。不要和我談談工作,不要跟我談論行業,先談談你的身體。這是華大的三大學科。

所謂的三大學科,王健表示充滿激情:一是控制先天缺陷。尚未分娩的員工應遠離出生缺陷并控制先天缺陷。如果華達人想要生一個傻娃娃,我成為父母是一種恥辱。華達對員工很抱歉。第二,我們能否提高中國癌癥患者的5年生存率?目前,中國癌癥的早期預防和治療,特別是癌癥患者的5年生存率,不到歐美的一半:2013年中國癌癥患者的5年生存率為28%而在美國是68%,在歐洲和日本是65%。我們能否將中國的癌癥存活率提高20%,并在5到10年內趕上歐美國家?我們應該而且必須這樣做!第三,華達的工作稱為體重和血壓。在這里,不允許有“三高”。人們不應該死于心腦血管疾病。這三個被稱為三個學科!如果我們能夠做到,那么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的城市是否可以做到這一點,以及我們的國家是否可以做到這一點。

王健的基因工程宏觀

王健認為,生物經濟和生命經濟是科學發展不可抗拒的規律。它將注定成為工業革命后人類新的經濟模式,成為新的創新和發展的終極目標。 “我們比舊金山灣區迅速崛起的生命相關產業,生命科學高投資波士頓128號公路,倫敦生命科學研究領域以及以色列領導世界的醫療管理模式更加大膽。敢于說我們在深圳領導世界。創新之城?我們能否計劃在深圳,未來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做一些引領世界,造福人類的重大技術突破?這些研究創新可以在深圳醫院讓我們先試試,我們可以讓深圳市民分享成果嗎?我們可以讓我們走向世界的世界嗎?“

首先,讓“家庭事務”做好,讓華大基因的5000名員工影響周圍的5萬人,然后影響深圳,中國和世界,這是王健思想的基因工程宏。

事實上,即使在王健在鹽田扎營之后,王健對自己的處境也很清楚。很多人都看到華達基因,即使在政府官員看來也是如此。不是瘋子,也不是“騙子”。如今,深圳同一個城市的人們更加意識到:王建智在深圳的意義在于他是一位能為人類生活提供一些可能性的科學家和企業家。在他看來,自然具有人類學意義和全球化的價值。正因為如此,王健與深圳的眾多企業家截然不同。如果不是因為他的堅持,那么在遺傳領域沒有先機的深圳甚至中國都不會像現在這樣令人眼花繚亂。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