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園地

您所在位置:首頁 > 專家園地 > 正文

中國高科技生物產業還欠“火候”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1-28瀏覽次數:878

9月22日上午,由深圳市人民政府,深圳市發改委和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主辦的深圳國際BT領導人峰會在深圳會展中心正式開幕。與之前的BT領導人峰會一樣,行業“大公牛”峰會聚集了來自70多位嘉賓,其中包括7名外國院士,包括美國國家科學院的Robert De Simon和中國科學院的魏玉泉。共同產業發展中的熱點問題。

“BT產業之都”已成為這個充滿活力的深圳城市的新名片。然而,“大奶牛”聚集在一起的峰會論壇正在談論相對“沉重”的話題:中國高科技生物產業發展仍存在諸多不足,行業發展仍然不足供應。

關鍵詞1:中國之路

一年多以前,清華大學醫學院教授陸白赴加利福尼亞訪問美國。 Facebook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告訴他們讓盧白陷入困境。扎克伯格問道:“中國經歷了30多年的快速發展。它必須有自己的法律和獨特的實踐。你能總結一下這些先進經驗并將它們推廣到全世界嗎?也許美國也可以借鑒中國的發展道路。

“中國到底有什么樣的發展經驗?”陸白想了很多。在2016年深圳國際BT領袖峰會上,陸白分享了他作為峰會“高端對話”主持人的想法:“我最近有幸來到深圳,深圳的變化給了我一個更深入地了解這個問題。我相信深圳的發展是建立在創新的基礎上的,但這種創新可能體現在三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當然是科學技術的創新,但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制度機制或模式的創新,然后是文化的創新。”陸白說,每次來深圳,他都覺得“鼓勵人”。興奮和激動的“”這可能是深圳正在創造的一種新文化,這可能會導致中國發展甚至代表中國未來的發展。“

盧白希望中國高科技產業的發展超越中國自己的道路,正如深圳必須走上一條獨特的工業發展道路一樣。他認為,中國這條道路需要更多的磨練。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確實經歷了30多年的快速發展。然而,這種發展可能歸因于幾個主要因素。首先是中國的市場相對較大,第二是中國的勞動力成本在過去30年中相對較低。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是,中國過去的發展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趕超,是學習或模仿其他發達國家的過程。“陸白提出,今天的中國已經成為一個經濟實力雄厚的國家。它應該如何可持續?

一個共識是,生物技術產業是增加科學和技術投資以及利用科學技術引領可持續發展下一步的生動例子。但是你怎么做的?

陸白認為,BT產業所需的生態鏈是基礎研究,轉型研究和市場應用。必須打開這三個鏈接。

“生物技術產業不是一個只關注技術或投資的簡單產業,而是應該有一個生態系統,不同層次形成一個良性循環。”陸白說,只有這樣才能實現BT產業的良性發展。

在這方面,麻省理工學院教授羅伯特德西蒙非常同意。他分享說,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圍繞基礎研究科學家的基礎建立了許多公司。無論市場價值如何,這些科學家都不會害怕他們所在領域的“太基礎”。他們知道如何利用工業生態鏈中的其他資源共同進行基礎研究和成果轉化。這也為科學家創業創造了另一個“奇跡”:他們從不擔心金錢,但他們對創業環境非常挑剔。因此,生態環境如何成為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關鍵詞2:企業家和年輕人

在談到借鑒國外先進經驗時,陸白列舉了一些可用于生物技術產業發展的因素。

“來自美國,波士頓,圣地亞哥,舊金山等地的這個領域,有幾個經驗值得借鑒。首先,這些地方有很多大學,還有科學研究和技術創新方面的頂尖科學家。其次,這些地方擁有一支非常強大的人才團隊,從研究生到院士,諾貝爾獎獲得者,以及各種人才階梯。第三,有極其活躍的風險資本投資,可以容忍一些風險,鼓勵創新,并指導創業。地方政府的參與和支持負責引入適當的優惠政策和激勵措施。最后一個:混合人才機制。只有生物技術產業界的科學家不能,而且還有計算科學家,投資者,律師甚至財務經理。最重要的是,有一群企業家有勇氣和遠見。成功的企業家精神可以促使一群人一起創業。“

羅伯特德西蒙認為,中國在這方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特別是需要不斷推動創業。 “科學家研究的科學只是一個起點,最終需要與行業整合。”

麻省理工學院腦與認知科學系教授馮國平在談到“有勇氣和遠見的企業家”時說:“年輕人很重要。”

“在麻省理工學院,我深深感到年輕人非常重要。”馮國平說,麻省理工學院的許多年輕人在畢業前就開辦了自己的公司,幾年后他們就會捐錢給麻省理工學院進行教學和科研。 “年輕人是麻省理工學院技術發展的最強大推動力。”

中國對年輕人有很多支持,但中國似乎沒有那么多敢于冒險的年輕人。我們的創新能力不足嗎?馮國平認為事實并非如此。他認為,中央和地方政府應該設法確保年輕人“無憂無慮地創新和創業”,例如改善年輕人對科學研究的待遇,使他們覺得做科學研究不僅有意義,但也有一個的未來,這是非常重要的。

馮國平還建議在深圳推廣個人創業。 “通過這種方式,我們可以激發每個年輕人和科學家的創新能力和主動性,并創造這種勢頭。”他認為,如果有幾家公司做得好并且有廣泛的基礎,那么就有可能在生物轉化和生物技術方面做得很好。

關鍵詞3:合作轉型與政府角色

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所30年前仍然空白。為什么它在30年后成為世界上最頂級的生物山谷之一?馮國平認為,由于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已將注意力轉移到為生物技術創業創造協同創新氛圍,30年來發生了巨大變化。深圳如果要做好生物技術改造,也應該從中學習。

Robert Desimon以自己的經驗為例,指出為了更好地改造生物技術,各種專業人士需要相互合作進行“基礎研究”。

“在麻省理工學院,所有類型的員工都非常有興趣將他們的工作有效地應用到實踐中,將他們的工作與整個項目合并。例如,有些人獲得了與諾貝爾獎相關的獎項,他們愿意利用他們的新知識幫助新公司開展癌癥治療工作。“Robert Desimon說,研究人員彼此合作的參與形式也很容易獲得更多資金和政府支持,有效地促進了企業家精神和創新。

從事神經科學研究的Robert De Simon經常在工作中遇到IT領域的技術人員。他深深感到研究人員和IT人員“共同努力”可以相互提供優勢,共同為患者提供更好的神經系統疾病。服務。

“從轉化醫學到精準醫學和腦科學研究,基本手段是'臨床+基礎'。臨床研究和基礎研究是在兩條軌道上行駛的列車,如果它們彼此相反,則兩條軌道可以在相同的方向上相互通信。因此,很難在醫學發展方面取得突破。“中國科學院院士,國家神經疾病與臨床醫學中心主任趙繼宗認為,從目前臨床醫生的角度來看,知識正在爆炸式增長臨床醫生的知識越來越窄。“臨床醫生不可能掌握如此多的物理,化學和計算機技術。如果不將它們結合起來就不可能取得進展。”

趙繼宗以神經影像學為例。從倫琴發現的X射線到今天的CT(計算機斷層掃描)和核磁共振,進展是物理學家和化學家的貢獻。 “如果不從事物理和計算機化的人發明和發明,那么今天就沒有臨床經驗。”

如何進行基礎醫學研究的臨床轉型?趙繼宗認為,深圳在這方面的“積極攻擊”是一個“非常好的跡象”:“經過基礎研究和臨床發現,我們還將與做基礎研究的研究所結合起來。讓我們找到一個共同的焦點。興奮,解決兩者之間的“橋梁”問題,最后走到一起。“

國家或政府應該在BT行業中發揮什么作用?博誠集團首席執行官陳偉認為,BT行業最重要的是市場。市場有多大,增長潛力有多大。

“我非常希望中國政府在市場上做得更多。首先是知識產權的保護,這也是對市場的保護。第二是對市場的監管。市場監管是好產品和壞產品之間的差異。關鍵因素。“陳宇說。

“一家美國公司正在對消費者進行基因測序,美國FDA也將尋找他們的”麻煩“。這是市場監管。我認為這在中國可能很少見。“陳偉建議,目前,測序公司都是為消費者做的。消費者不會判斷基因測序的準確性和分析意見的可用性。在沒有消費者判斷的情況下,市場上缺乏政府可能會使該行業“賺錢賺錢”。因此,中國政府在人才引進方面做得很好,而真正缺乏的是對市場的監管和保護。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