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概況

您所在位置:首頁 > 企業概況 > 正文

張伯禮院士:國人出國買藥國內藥企應反思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09-24瀏覽次數:620

“為了保護國家的健康權益,我們需要依靠法治作為國家的重武器。我們應該加快制定國家衛生法。”昨天,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研究院院長張伯利在接受采訪時說,國民應該加快。 “衛生法”,“根據上級法律,我們可以依法協調和做好衛生管理的各個方面。”他還特別談到了今年春節期間大量中國人到日本購買藥品的現象,稱國內制藥企業應該反思各方面的服務,讓人們使用更可靠的藥品。

談健康立法

青春期性早熟或與垃圾食品有關

兩會人民生活的話題每年都特別關注,健康也是人們關注的焦點。在談到國民健康時,張伯利說,在今年兩會的報告中,總理明確表示,沒有全民的健康,全民就沒有小康社會。因此,健康已經升級為國家戰略,現在健康狀況不理想。

張伯利說,目前一些外國快餐,垃圾食品等已經給年輕人的健康帶來了危害。例如,在小學和中學的開學典禮上,學生暈倒了,越來越胖的碼頭。 “根據有關部門的統計,目前中國的月經提前兩年,男孩提前一年早熟。這不能說與這些垃圾食品有關。”張伯利說,中國還有很多健康知識,并不受歡迎。孩子服用可樂作為水,父母覺得孩子愿意喝酒,結果是牙齒受損,骨質疏松,父母不知道經常食用碳酸飲料會對孩子的健康產生影響。

張伯利說,當人們去外面的餐館吃飯時,沒有油,鹽和糖的標準。沒有限制或標準。 “現在許多疾病是完全可以預防的,很多疾病都是由生活方式引起的疾病。如果掌握了這些知識,你就不會生病,或者你會生病并且生病遲到。”

國民健康法

讓健康權利遵守法律

如何有效解決這些問題?張伯利認為,國家應該立法規范國民健康,更好地保護人民的權益。張伯利說,國民健康是一個系統工程,而不是一個部門問題。如果國家有國家衛生法,管理層有法律依據,可以更好地協調各部門之間的關系。 “學生教科書的健康知識,與餐飲企業的油鹽標準一樣小,可以明確界定,并與相關部門的監督相對應。我們現在缺乏這種優越的方法。”

在張伯利看來,衛生立法必須首先明確公民的健康權益,即每個個體,單位,集體和社會組織都有責任和義務維護,幫助和促進公民的健康。同時,通過立法明確政府的職責,形成由衛生計劃部門,教育,政法,公安,環保,食品藥品監管,工會,婦聯等領導的工作機制和監督機制。和其他部門,行業。張伯利說,為了推動建立國家衛生法,從法律的角度來看,這些工作可以通過標準化的方式推進,并可以建立各種標準。所有人都將實施,國家健康權益將遵循法律。

此外,張伯利還建議重視國民健康教育。他說應該允許健康知識進入中小學,這樣每個人都可以學習這些知識。 “一方面,健康教育應納入嬰幼兒,學前教育,小學和中學教育。另一方面,高職院校應建立健康教育,管理和晉升專業。其他團體和組織也應納入將健康教育納入正常化活動。內容,確保健康教育從娃娃開始。“張伯利還建議,中小學生的健康狀況應納入學校評估體系,并對學校進行處罰。不符合標準。

談論社交熱點

中國人去日本購買比普通藥物更多的藥物

張伯利說,今年春節期間,約有500萬游客前往日本,花費60億元。購買的主要產品已從去年的馬桶蓋和電飯煲變為藥品。這非常值得關注。其中,最受歡迎的藥物有解熱貼紙,創可貼,感冒藥等,都是“小藥”。為什么中國人去那里買這些藥?首先,日本藥物更好,質量更好。其次,這些“小藥”現在在中國

不好買,可以在日本輕松買到。因此,在當前形勢下,中國制藥企業應從全球視角反思制藥業。

張伯利說,作為一名中醫,他對這種現象感到很無奈。 “隨著中國醫藥產業的發展,藥品質量得到了很大提高,其標準也得到了很大提高,臨床合理用藥規范逐步建立。但仍存在一些不足和遺憾。中國人對外國藥品更加信任,中國人在國外購買的藥物是一些比較常見的藥物,在中國也有發現,但外國藥品有較好的聲譽,品牌和服務,包裝更精致。因此,我們中醫師也應該有工匠。精神,提高藥品質量,同時在包裝,指導上做精,做好,做好,提高服務水平。四面八方,讓人們用更放心的藥,讓外國游客來中國買藥。“

張伯利說,“中國制造2025”計劃已正式實施,涉及的八大領域包括制藥業。因此,我們必須抓住這個機會,提高整個制藥行業的質量。鑒于目前藥品制造水平處于工業2.0水平,自動化和半自動化已經實現,建立中國制藥品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健康計劃應該偏向于以不同的視角看待

張伯利對許多健康計劃和健康計劃有自己的看法。他說,一些健康計劃是一些推銷產品的醫生。一些經驗未被同行認可。他們去看電視,迷惑了人們。 “即使有些人不是真正的專家,所以觀眾應該用身份證明來看待它。不要盲目相信,”張伯利說。

張伯利認為,“以醫生的話說,分析和傾聽,醫生不能代表整個醫學,不能來自

公眾必須分析并批判性地傾聽并決定他們的選擇。中醫和西醫有各自的優勢,不能相互替代。它們可以相互補充。

此外,對于影視劇中的古代中醫,他說,“雖然影視劇中的一些方法和藥物常用于中醫,但這些必須在醫生的指導下使用。此外,疾病的治療需要一個過程,一些處方的功效并不那么神奇。每個人都必須明智,不能認真對待。“張伯利說。

談到中醫藥的發展,古代醫藥是國寶應該發展的相關保障體系

在兩會期間,國務院發布了《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年)》,具體提出要加強對中醫藥的保護和技術開發。在今年的兩會上,張伯利提出了10條建議,這些建議基本上與中醫有關。他呼吁加快中醫藥國際化的步伐,建立中醫藥和中藥保護體系的國際標準,使中醫藥,中國的寶藏,將使更多的人受益。

“古代中醫是國寶和文化寶庫。有必要從國家層面關注這項工作并尋求國際保護。“張伯利說,例如,中醫在過去幾千年里積累了豐富的經驗,許多好的處方都沒有得到保護。因為這些處方已經公開,藥物是什么藥,如何治愈它們,如果它們失去了新鮮感,它們就無法獲得專利保護。張伯利說,中國中醫藥研究院五年前開始收集中藥名單。目前,唐代至清代收集并收集了唐代以前的3萬多份處方清單。

張伯利說,應建立保護制度,建立保護清單。傳統醫藥產品也應進行登記,以便于檢索和控制,并“保護我們祖先留下的寶貴財富”。

涂玉獲諾貝爾獎并透露中醫應該賦予科技內涵

在談到去年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的中國中醫研究院研究員涂玉時,張伯利說,他也在瑞典頒獎典禮現場。他說,古代中醫必須賦予時代的科學內涵,為當前解決生命科學的重大問題做出貢獻。

張伯利說,今天,世界對中醫藥的需求越來越強烈。去年,美國的一項調查報告顯示,超過50%的人看過中醫并且愿意接受中醫治療。 “每年接受中醫服務的中國人平均數量接近2倍。更受歡迎的項目是針灸,按摩等,稱為替代醫學。“此外,天津中醫藥大學還有2000多名。來自130多個國家的國際學生都在學習中醫。 “這表明國際上對中藥的需求在不斷擴大。”

張伯利說,有些人不了解中醫的國際化,認為他們失去了中醫的“根本”。他認為“醫學沒有國界。中醫應該出去服務更多的人。誰是中西醫的兩種醫療體系?”取代誰,但相互補充,實現雙贏。“

張伯利說,中醫藥國際化已被列入“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內容。目前,全球已建立10個國際中醫藥中心,今年將再建10個。張伯利說:“這些中心做得很好,受到當地居民的歡迎,成為傳播中國優秀文化的基地。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