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關懷

您所在位置:首頁 > 領導關懷 > 正文

中國首仿藥的短板在哪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1-01瀏覽次數:856

我們選擇了近20家在中國上市的知名重量級重量級產品,這些重量級產品在各自領域處于年銷售額的前列,其中大部分已在中國上市超過10年。根據中康信息的數據,我們比較了2013年原始外商投資企業和國內一流企業原有品種的中國市場份額,希望能夠觀察到第一批仿制藥的競爭格局和相應的企業。

許多人的統計結果可能是意料之外的:在大多數情況下,除了個別治療領域之外,第一次模仿的成功模仿并沒有給企業帶來想象的成功。

腫瘤藥物是國內仿制藥公司的主要戰場。無論是搶奪恒瑞,豪森,還是齊魯藥業的首批仿制品都是快速追蹤,其市場份額并不比擁有原裝產品的外資制藥公司差。

除了列出的品種外,其他局部抗腫瘤藥物如吉西他濱和伊立替康也具有市場優勢。另外,國內首先模仿一些胃潰瘍的藥物也處于主導地位,歐西康,羅欣的市場表現也非常好,雖然不一定是第一次模仿。

但是,除了其他主要領域,包括高血壓,高脂血癥,抗血栓,糖尿病,抗抑郁癥,哮喘等,在原有仿制和原研究的同一領域,國內首家仿制公司的表現很難令人滿意。許多長期過時的原始專利品種往往占據50%至60%和70%至80%的市場份額。

是什么原因?中國第一種仿制藥的缺點是什么?

我們從產品質量和營銷兩個方面探討了中國仿制品市場表現不佳的原因。

產品質量:中國仿制藥組不均勻

制藥公司的研發和生產過程的兩個方面決定了產品的質量。到目前為止,中國的仿制藥整合評價尚未在大范圍內進行,但從直觀經驗來看,中國公司的仿制藥不如原藥,并且業內基本達成共識。

在市場受眾方面,臨床醫生有更多發言權。不久前,媒體對國內仿制藥的質量進行了調查。結論是,近90%的臨床醫生認為原藥的質量良好,這一結論也得到了證實。

但需要指出的是,與美國不到200家制藥公司相比,中國有4,000多家制藥公司,其中大部分可能是規模大,技術落后的區域性企業。盡管如此,他們仍然擁有合法的通用生產和銷售資格。總的來說,這些“小分散”的公司在中國市場仍然占據相當大的規模 - 特別是在中端市場。國內仿制藥質量不佳的印象可能歸因于這一群體。

另一方面,我們也應該看到齊魯,恒瑞,揚子江,石窯,海正,華海等一批優秀企業正越來越多地通過歐美發達國家的GMP認證,臨床專家。它也對其產品有很高的認可度。至少對于這些優秀制藥公司的模仿,我們可以報告更多信心。

總的來說,在產品質量方面,中國仿制藥顯示出差異化的分布:一些優秀企業的產品應該與原始研究藥物相媲美,但大多數產品相差甚遠。

我的直覺也是如此。我聽說中國血液病臨床專家對EPO的質量給予了相當高的評價。我還在一家零售藥店購買了一種國產的對乙酰氨基酚品牌。制劑的粉末可以粘附到鋁板上。當然,沒有必要提及它。

營銷:商業意義上的缺點,資源分配和消費環境

仔細分析中國第一種仿制藥的營銷,公司之間的差距可能更大。

許多首批仿制公司將產品競爭歸因于標準條目等政策因素。的確,外國政府的政務公關,包括招投標,醫療保險,基礎醫學等諸多方面,投資力度一直很大。此外,相關協會游說政府高級官員以“一個產品和兩個法規”的名義壓制國內仿制品的競爭。許多新上市的第一仿制品將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這種訪問門檻的限制。例如,2013年首次上市的國產伊馬替尼只能在數量有限的省份銷售。

但這些問題并非無法解決。如今,大多數省份的招標投標制度也已建立。 Dashatinini是正大天晴的第一個模仿,正在進入山東和湖北市場。至于醫療保險準入,仿制藥應具有價格優勢,更不用說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省份開始就主要的醫療保險類型進行單獨談判。因此,政府事務并非絕對受阻。只有企業才有足夠的意識,投入人力和精力進行經營。

營銷資源的分配確實是中國企業的缺點。業內大多數人都知道外國公司在產品營銷方面投入了大量資源,而產品數量很少。相反,國內企業投入不足,產品數量往往超過外國企業。平均而言,它可能屬于個別產品的營銷和推廣資源,包括人力,訪問頻率,會議費用等,自然差距更大。

以人力資源為例,即使專利產品即將到期,外國公司也經常在多人區域內經營產品。相反,國內企業由一個人經營多種產品是正常的。一些營銷權力對企業不利。即使他們抓住了第一次模仿,也很難在市場薄弱的地區開展業務,而且往往直接向代理商投放。

外國公司經常運營多年,他們經常熟悉專家網絡或學術支持。這些累積的優勢不會隨著專利的到期而消失。它還有一些支持部門,如營銷部門和醫療部門,相互合作。就類似品種市場的影響而言,國內首批仿品種難以匹敵。

客觀地說,國內大多數企業在營銷團隊的管理上都是相當獨特的。銷售代表的熱情甚至個人實力也不遜色于外國公司,但同一品種的積極對抗,面對海,陸,空的另一面的共同合作,個人實力仍然優秀難以抗拒。

國內企業首次模仿之后,賣點往往是一招:我的產品質量不遜于原研,但價格要低得多。無論質量能否真正達到原始研究水平,這樣的賣點在國內醫療消費環境中確實沒有吸引力。

在美國市場,支付方以PBM和保險公司為主體進行理性決策,成本效益往往是其關注的焦點。在中國市場,醫生是藥物消費決策的支柱,而功效是核心吸引力,而且價格敏感度要弱得多。如果第一種仿制藥只能制作一張價格優勢大的牌,對真正的消費者決策者的吸引力非常有限。

總之,原有的研究產品在相關的治療領域和強大的營銷資源配置,使他們在第一個仿品種中具有天然優勢;而國內首個仿制品種在學術證據領域,如缺乏優質仿制藥的獨特價格優勢在中國的消費環境中也不明顯。如果質量跟不上,整體失敗毫無懸念。這種下降在心血管產品的經典老藥中尤為明顯,包括他汀類,沙坦和視野。

成功的第一個仿制藥在哪里獲勝?

與其他領域相比,當地仿制藥公司在抗腫瘤市場的成功尤為輝煌,這種成功并非偶然。

在當地腫瘤醫學領域的成功企業中,恒瑞,齊魯和豪森是其代表。其產品的實力和生產工藝的發展早已得到國內外的認可。他們的產品質量無可挑剔,可以完全與原始研究相媲美。

與此同時,這些企業在腫瘤醫學領域的分布并未一天成功。專家網絡,臨床教育,渠道等建設已十分完善。營銷人員的專業性也很強,他們有豐富的產品組合。新的第一仿制品可在進入后立即釋放。因此,這些企業在腫瘤藥物領域的成功不僅僅是依靠個體品種的領先上市和價格優勢,而是企業整體運作體系的成功。

Osaikang和其他公司在潰瘍醫學領域的成功是相似的。但此外,阿斯利康,武田和衛生材料是這一領域世界三大公認的國王中的兩個,是日資企業。該集團尚未在中國市場積累,缺乏整體優勢和弱勢競爭力,而阿斯利康的品種優勢依然明顯。

此外,抗癌藥物的成功也有一些特殊性。心血管,糖尿病和其他產品是慢性病,因此銷售終端非常廣泛。外資企業整個團隊營銷運作的優勢明顯。

相比之下,抗癌藥物的銷售更集中在非常有限的終端,例如高端三級醫院,這些醫院嚴重依賴個體營銷人員的力量。許多成功的抗癌藥物營銷團隊都是在該領域工作多年的營銷精英,他們的個人能力并不遜色于許多外國企業,這使他們的生意更像是水中的魚。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