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關懷

您所在位置:首頁 > 領導關懷 > 正文

科瑞集團收購德國 Biotest,“血漿經濟”產業整合之風越刮越盛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0-15瀏覽次數:1956

血漿產品的出現使人類血液利用率達到了新的高度。與臨床血液的局部供應不同,血漿產品可以隨身攜帶,并且越來越多地以全球化為特征。為了更好地在全球范圍內分配等離子體資源并提供更安全的等離子體產品,相關公司的全球整合正變得越來越明顯。

最近,根據《路透社》,科瑞集團宣布將贏得德國生物檢測公司Biotest AG的收購,該公司將以13億美元收購Biotest。此購買價格高于后者在過去三個月的平均股價。 55%。根據兩家公司的五年協議,Biotest總部將留在德國黑森州的Dreieich。公司名稱將保持不變,員工人數將根據管理層的計劃增加。

科瑞集團是一家擁有25年歷史的投資公司,投資于金融服務,血清藥物,制造業和礦產資源。它擁有多家上市公司,是上海萊仕血液制品有限公司的實際控股股東之一。其官方網站顯示,上海萊仕目前擁有35個血漿分離站。

去年,中國科瑞集團完成了對英國等離子產品公司BPL(Bio Products Laboratory Ltd.)的收購,交易價格約為72億元人民幣。此次收購是繼2016年初Shire以320億美元收購美國Baxalta后全球血漿產品行業的第二大收購。

據媒體報道,BPL是英國唯一的十大血漿產品公司,生產14種用于治療免疫缺陷,凝血病和重癥監護的血漿產品,每年處理約650噸血漿。其美國分部擁有34個紙漿站,年紙漿消耗量約為2,000噸,使其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第三方等離子體供應商。除了BPL之外,原始等離子體還供應給Biotest等等離子產品公司。通過收購Biotest和BPL,上海萊的年紙漿產量將達到3000噸,接近中國2016年紙漿總產量的一半。

目前,除了上海賴石之外,中國的許多相關公司,如天壇生物,華蘭生物等,近年來也進行了重組和重組。通過行業整合,全球血液制品行業,特別是中國,開始呈現出集中的趨勢。

根據中國健康與生育計劃委員會《對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第 3070 號建議的答復》,目前中國約有30家血液制品生產企業,但大多數企業只能生產1到4個品種,原料血漿利用率不足。存在集中度低,生產規模小,技術研發能力弱,生產效率低等問題。

中國血漿產品的市場供應

我國血漿產品的短缺一直存在。

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年均等離子需求量約為噸,但2015年中國紙漿總消費量不足6000噸,差距超過50%。

左軸是紙漿消耗量,右軸是紙漿站的數量。 2014年的數據缺失。數據來自中國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的官方網站

血液制品工業的原料是人體血液。血液制品的特殊性在于它只能從人體組織中提取,難以在體外合成;工業生產的關鍵在于穩定,清潔的原料收集渠道。因為每個人的獻血量有限,所以收集的血漿需要在生產過程中混合在一起。在病毒載體的情況下,它不僅會污染其他等離子體,而且還會導致隨后的輸血被感染。在這種安全風險下,血漿的病毒檢測和控制變得非常重要。

1995年之前,中國出現了“等離子體經濟”浪潮,但無序競爭導致艾滋病和乙型肝炎等血源性疾病的廣泛傳播。政府隨后開始嚴格管理單一糊劑站。

目前,中國所有衛生部門都嚴格控制血漿資源,如預先批準和限制紙漿站的設置。與其他國家相比,中國的血液制品是相對單一的來源。

在國際上,用于血液制品生產的原料血漿通常分為單采血漿和恢復的血漿。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在中國,不允許再生血漿用于血液制品的生產,原料血漿只能通過單采血漿技術收集。臨床血液產生的回收血漿被丟棄,不允許加工成血漿產品;等離子成分和產品庫存,而不是流入下水道,不允許在企業之間轉移。

此外,根據2008年發布的《單采血漿站管理辦法》,禁止使用獨立盈利的血漿置換血漿站,血液制品公司必須獲得血漿分離血漿站,為固定企業供血。

從下圖可以看出,中國的血液制品主要從紙漿站開始,這基本上是一個閉環。血液的主要來源是血漿量。其中,紙漿站的數量和獻血次數是限制生產的重要因素。 2015年,全國共有201個血漿分離血漿站,屬于28家血液制品生產企業。

血液制品生產和銷售過程

限制中國血液制品供應有兩個主要原因。首先,相關生產企業的能力相對較弱,原材料利用率不足。與此同時,在過去的幾年里,在血液制品行業的整頓中,單一制漿站已經關閉,制漿的成本,如單次獻血,一直在增加(以前的單一血液)捐贈600g營養費是80元,現在300元)等。隨著供給需求的進一步增加,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公布了上限價格,中國血液制品價格持續上漲。

全球血液制品行業發展

中國工業信息網數據顯示,過去世界上有100多家血液制品公司,但隨著血液制品事故數量的增加,各國的行業監管也在加強,企業并購仍在繼續。目前,世界上不到20家血液制品公司(不包括中國)。該項目年產量約3萬噸,全行業產值約70億美元。其中,Behring,Baxter,Bayer和Kilifoli等公司的市場份額超過80%,壟斷格局明顯。

其中,美國血液市場的波動對世界血液市場的影響更大。美國每年的紙漿量約為1.5至20,000噸,占全球市場的50%以上,其中一半符合國內市場,其中一半出口。其血液制品公司Grifols,CSL,Baxter,Octapharma等占80%。在大多數歐洲國家,除了在紙漿源控制方面相對開放的德國外,其他國家與中國相似,嚴格控制和控制,加油站應用數量緩慢,大多數國家需要進口。相比之下,歐洲等離子體提取技術更先進。

從全球血液制品產業的發展道路來看,中國和其他國家有著相似的產業發展道路。在供大于求之后,他們經歷了政府的整頓,瘋狂的擴張導致了安全問題。但是,美國和歐洲的行業更加以市場為導向。

作為一種生物制品,由于種族差異等因素的存在,進口血液制品的隱患仍然存在。 2015年后,國家重新批準了新的等離子站。華蘭生物,ST生化,博雅生物等一些相關行業上市公司開始競爭,上海萊仕,華生生物,博匯創新等一些公司正在外包并購,天壇生物等一些公司嘗試重組血液制品資產,整體而言,行業正朝著越來越集中的方向發展。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