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銷網絡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經銷網絡 > 正文

以色列生物醫藥創新投資將迎高潮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1-21瀏覽次數:830

以色列醫療保健行業已被公認為行業創新的全球領導者。在過去兩年中,越來越多的中國風險投資公司開始投資以色列生物制藥公司,成為一種新趨勢。深圳也在加速與以色列醫療保健行業的對接。

近日,在坪山新區舉行的中以醫學與生命科學創新投資大會上,坪山新區管理委員會與深圳市深福寶(集團)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東方福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共同簽約《深圳市關于共建中以創新中心(坪山新區)及中以創新投資基金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建中成立了中創創新投資基金和創新中心。據報道,坪山新區將通過中以創新中心引進以色列優秀的工業服務公司,技術服務和成果轉化公司以及專業孵化器運營商,并借鑒其先進的服務理念和模式,推動以色列高新區的轉型。坪山優質生物醫學項目。加快坪山生物醫藥產業的培育和擴張。

中以創新中心是否會為以色列的生物制藥業帶來國內資本投資?它會推動以色列生物醫藥創新在中國的轉型嗎?業內人士表示,中以創新中心已經建立了以色列技術和國內資本的對接平臺,有利于以色列技術的轉型和國內資本的產業投資。然而,以色列優秀技術在深圳的落地和產業化不僅需要資金的對接,還需要良好的服務組織和工業環境。

中國創新技術的轉型模式存在差異

以色列以其創新,技術創新和技術產出而聞名世界,特別是在生物醫學領域,它是全球創新的領導者。根據以色列庫克曼投資集團生命科學部門的管理合伙人D勞倫特喬普(DLaurent Choppe)的說法,生命科學領域有超過4,000家初創公司和完善的技術業務轉型系統。每所大學都有自己的技術轉換公司,主要負責科學家發明的專利注冊和知識產權保護,并吸引企業資助研究和開發計劃,以使科研成果商業化。這也是以色列生物醫藥技術創新成果的轉變。高利率的一個重要因素。

據報道,2015年,以色列167家生命科學公司獲得總融資8億美元,“資金進入技術轉讓公司,使科學家的創新能夠實現商業化和工業化。” Laurent Choppe說。在過去兩年中,這些技術轉讓中心支持了530多個生命科學項目。在過去五年中,越來越多的外國投資者進入以色列,特別是在2014年和2015年,外國投資者占了主體。

與以色列生物醫學科技轉化體系相比,我國生物醫藥創新成果轉化率仍然較低,生物醫藥企業與研究機構之間沒有良好的轉化關系。 “中國的大型生物制藥公司真的很少有創新藥物,創新的門檻很高。”北京大學化學生物學與生物技術學院副院長黃勇表示,在技術轉讓方面,資金來自高校。這非常重要,因為藥物開發需要很長時間,需要公司和大學之間建立更緊密的聯系。

黃勇表示,目前國內外生物醫藥科技的創新和轉型仍有很大差異,特別是商業模式差異很大,“中國仍處于生物醫藥生產階段,創新和研發相對薄弱。 “但是,現在國內公司開始關注這是產品開發的一個非常好的標志,而整個行業的未來非常光明。他認為,中以創新中心的建立不僅將推動以色列生物技術創新成果轉化,也將推動國內生物醫藥創新成果轉化。

“對于以色列公司來說,中國市場是一片蔚藍的海洋。”以色列的Alon Medtech Ventures首席執行官Judith Zilberstein博士表示,以色列在醫療器械和生物醫學領域擁有許多創新產品。他們還瞄準中國的大市場。這些產品進口到中國。 “中國有13億人口,人口老齡化開始出現。這是一個擁有獨特市場和機遇的巨大市場。這對企業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前景。以色列公司對中國持樂觀態度。市場“。

在投資界看來,中以創新中心的建立可以促進深圳和以色列生物醫藥產業的優勢互補,推動更多的創新和技術轉型。 “深圳是國內高端醫療器械行業最發達的城市。工程實現能力和市場開發能力非常強。 Mindray,Libang和Xianjian等眾多優秀企業已經出現,但仍需要通過技術創新和品牌。建設提升綜合競爭力。“中興和創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劉明宇表示,以色列的優勢在于技術創新。在這個方面,兩者是互補的。

深圳資本去以色列

在過去兩年中,越來越多的中國風險投資公司開始投資以色列生物制藥公司,成為一種新趨勢。根據以色列經濟事務和貿易部的數據,2015年以色列40%的風險投資來自中國,深圳風險投資機構開始尋找以色列生物醫藥質量項目。

3月26日,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與以色列彩虹醫療公司簽署協議,共同投資總部位于特拉維夫的ChroniSense,總投資額不超過1000萬美元。據報道,中興和彩虹致力于尋找和組建最佳團隊,結合黨的原創技術和中國人的市場閱讀能力,創建一系列可以“改變世界”的公司。

Israel Rainbow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集醫療器械研發,投資和孵化于一體的創新型公司。國際醫療巨頭美敦力,雅培,索林等都是戰略投資者,已經建立了十幾家子公司。這個家族一直受到風險投資公司的追捧,包括中國的中興和創,宏輝資本和平安創業投資。

ChroniSense致力于推出一系列可穿戴設備,用于管理心血管,呼吸系統疾病和睡眠障礙等慢性疾病。第一階段的工作重點是開發高靈敏度的光學,電子和機械傳感器,主要是在以色列。下一階段將與中興通訊在中國合作,利用后者在工業設計,先進制造,數據傳輸,云存儲,大數據分析和醫療服務方面的優勢,打造醫療級可穿戴設備公司。

“我們在以色列的投資項目以及購買項目的邏輯是將中國的權力移植到世界。其次,我們必須回過頭來回去,”中興通訊董事總經理劉明宇說。中興通訊對ChroniSense的共同投資是看到以色列擁有非常好的技術,可以孵化出非常好的產品。 “這個產品實際上引起了我們中國經濟發展的共鳴或共鳴,并產生了嫁接的機會,”劉明宇說。更重要的是,如果你外出,你必須回去。投資項目必須創造新的價值,并且可以在中國進行登陸和工業化。 “我們非常重視如何整合海外資源。中國缺乏原創技術,但我們擁有最優秀的工業人才和營銷人才。”據報道,中興和創投資項目即將在中國轉型。

除中興通訊外,東方福海和分享投資等公司也在尋找以色列的良好目標。據了解,投資分享還派出一批高級管理人員到以色列進行檢查,分享“股權投資與投資”的投資,計劃整合和分享投資以色列的資源和經驗,準備為第一個以色列特別投資基金。

為什么國內資本現在想投資以色列的醫療保健部門? “一方面,國內醫療衛生項目的價格過于昂貴。”分享投資負責人吳晗說,另一方面,以色列的創新更好,估值更合理,那里潛在的投資競爭對手并不多。美國風險投資公司和中國風險投資公司更愿意干預已故的以色列公司,而且早期的競爭并不激烈。然而,雖然許多分裂已經針對以色列,但現在中國投資者看到更多,而投資項目仍然相對較小。

以色列醫療保健行業的平均投資回報率為8倍

以色列醫療衛生企業有許多創新項目,需要中國大市場來推動技術改造和產業化。另一方面,國內資本需要探索更多以色列項目。毫無疑問,建立創新中心是建立以色列的科技創新項目和國內資本。對接平臺。中國以色列創新中心是否會推動國內資本對以色列生物醫藥產業的投資?它會推動以色列在中國的生物醫學創新轉型嗎?

據報道,醫療器械目前是以色列醫療衛生領域最細分的行業。2015年,以色列1380家醫療衛生行業公司中,有725家醫療器械公司,醫療器械公司占53%。同時,醫療器械行業融資總額占行業融資總額的58%。在其他子部門,生物技術和醫藥融資占總融資的30.95%,診斷產品占5.59%,數字醫療融資占4.23%,其他部門占總融資的2.81%。

從以色列對醫療衛生投資的角度來看,并購退出是行業的主要退出渠道。在過去10年中,以色列醫療保健行業的平均投資回報率是8倍。相關統計顯示,從2005-2014年開始,以色列醫療衛生行業共收購62家公司,醫療衛生行業公司平均運營時間為12.3年。從融資到并購的平均時間為8.68年。平均融資額3890萬美元,平均收益倍數為8.05倍。

“由此可見,醫療衛生行業的投資確實是一項長期投資,平均資本退出時間為8.68。如果把以色列的醫療保健行業比作一家初創公司,它可能只是進入了一個穩定發展的階段。然而,隨著全球老齡化浪潮的到來,對醫療保健行業的需求顯著增長,對以色列醫療保健行業的投資也是一個機會。

劉明宇還表示,以色列醫療衛生領域的優秀技術能否在深圳投入運行和產業化,不僅需要資金的對接,還需要良好的服務組織和產業環境。 “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坪山新區不僅在政策層面,而且在產業鏈的頂端 - 服務鏈 - 人才鏈中做得很好。”政策支持和行業頂級設計毫無疑問,它將有利于以色列技術的轉型并推動工業投資。

“我們擁有一流的工程實現能力,需要原有的技術成果。以色列,北美和北歐的一些醫療和健康創新公司是很好的選擇目標。”劉明宇表示,他更看好分割產品的治療效果。如心血管和外科高價值消耗品,這一類也是以色列的強項。

雖然目前國內資本市場已進入寒冬,但劉明宇認為,這對醫療保健行業的融資影響不大。 “冬天是相對的。我們是工業投資者。我們投資于具有技術門檻和核心競爭力的產品。如果市場足夠大,我們就不會害怕這個寒冷的冬天。”劉明宇說,畢竟醫療本身就是一個阻力循環。這個行業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投資。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