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銷網絡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經銷網絡 > 正文

七位諾獎得主為藥企站臺,誰還能抵擋藥企營銷的誘惑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1-14瀏覽次數:553

最近,七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和20多位著名科學家認可了Elysiumhealth,他們在美國制造了很多噪音。 Elysiumhealth成立于2014年,致力于抗衰老領域的藥品和保健產品的開發。目前,該公司已經推出了一種產品Basis,該產品以未經FAD批準的保健產品的名義銷售。

Elysiumhealth的創始人之一是麻省理工學院教授Leonard Guarente,他從事抗衰老研究,專注于一種名為sirtuins的基因。他的團隊和其他研究人員已經證實,這種基因可以延長測試生物的壽命。 Elysiumhealth的其他合作伙伴Eric Marcotulli和Dan Alminana是技術投資者,對抗衰老行業的市場前景持樂觀態度。

此前,一家名為Sirtris Pharmaceuticals的公司致力于從紅葡萄酒中提取天然抗衰老成分白藜蘆醇并試圖制造醫療藥物。 2008年,制藥業巨頭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以驚人的7.2億美元收購了Sirtris。

由于elysiumhealth尚未獲得FDA批準,只能以健康產品的形式銷售Basis,美國評論認為,諾貝爾獎獲得者在公司顧問名單中的受歡迎程度將極大地促進藥品銷售。

當然,成為顧問的專家不承認這種廣告效應。 2013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ThomasC.Südhof表示,科學顧問委員會不需要同意該公司的產品。其唯一的任務是為公司的開發和產品測試提供技術支持。

但加入該委員會的哈佛藥學院遺傳學家喬治丘奇(George Church)表示,他收到該公司0.5%的股份,作為加入咨詢委員會的條件。

最初,這件事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爭議。最多,它涉及一些諾貝爾獎獲得者,并稍微放大了新聞效果。但是,在中國醫改開始大力推行“兩票制”后,我們可能不得不更加關注這一點。

制藥公司資助研究洪水

在央視退稅報告和兩票制之后,幾乎所有人都預計醫療代表營銷模式將逐漸減少。然而,制藥公司的營銷只是一種需求,下一步該做什么會受到各方的關注,因為藥品營銷市場太大了。據統計,2016年上半年,中國上市公司共有11家公司,銷售成本超過10億,總計約200億。如何為制藥公司花這么多錢?

有人想到互聯網醫療,依靠信息技術;有些人想到一種更隱秘的營銷方式,即資金。

更明顯的資金是會議資金。醫療行業的人都熟悉這一點。每年,行業會議都擠滿了大量的制藥公司。在這種形式的高峰期,甚至中華醫學會也參與其中。國家審計署公布,在2012年至2013年中華醫學會舉辦的160個學術會議上,廣告攤位,醫生通訊錄和登記信息被用作獎勵,不同等級的公開標記為20萬元。到100萬元。制藥公司的贊助資格為8.2億元。

但是,滿足營銷的方式顯然過于生硬,基本上與廣告相同。正如美國爭取諾貝爾獎學者的爭議所提到的那樣,著名學者的受歡迎程度遠比藥品銷售廣告重要。對于這個問題,美國制藥公司早就熟悉這一點。

美國《新聞周刊》在2006年的一份報告中報道,兩家知名醫學期刊承認他們沒有透露藥物研究文章的作者與相關藥物和醫療器械制造商之間的關系。

其中一本雜志《神經藥理學》發表了一篇文章贊揚了一種治療抑郁癥的裝置,該裝置通過將電流傳遞到大腦來實現,這實際上是本文的作者。制造商的顧問。此外,《美國醫學協會會刊》還指出,一項關于女性偏頭痛與心臟病之間關系的研究報告的作者也分享了一家生產某些治療偏頭痛藥物的公司。

根據《中國科學報》,在20世紀90年代末,Hartkins等人。研究了美國癌癥患者的臨床化療治療作為典型事件。為了得到藥物開發者需要的結論,研究人員在實驗中做了“手腳”。

在美國,65歲以上的癌癥患者約占63%,而參加臨床試驗的65歲以上的癌癥患者則不到25%。同時,由于老年患者的耐受性差,化療對老年患者的影響較小,因此排除老年患者的意圖可以使實驗性新藥的療效顯得更好。

此外,1997年,雅典神經科學公司向非營利組織阿爾茨海默氏癥協會提供了10萬美元的撥款,用于開展阿爾茨海默氏癥診斷試劑的研究活動。該協會還邀請了著名的國立衛生研究院共同組織該活動,并且Selke作為國家衛生研究院專家組的成員參與了該研究。

隨后,在該領域的權威出版物《老年神經生物學》中,“A疾病”診斷試劑的比較研究結果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邀請專家組的名義發表。其中,雅典科學公司被推薦。該產品。

像報紙一樣,中國這樣的案例一直存在。 2013年,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環境衛生系主任宋衛民教授發表了一項研究報告稱,煙霧可以在6天內使鮮紅色的肺部變暗。此外,一旦形成PM2.5對肺的損傷,就很難逆轉。然而,在澄清之后,實驗中的實踐相當于將PM2.5溶液直接噴射到大鼠的肺中,這與吸入呼吸的方式完全不同。誤報!

但很快,有關廣州一家制藥公司的消息提到,制藥公司和復旦公共衛生研究所已經開展了針對公司兩種藥物對肺部PM2.5損傷的預防和治療的研究。該藥“防止PM2.5對肺損傷有顯著影響”。廣告效果非常明顯。

這不是一個神秘的例行公事,但由于藥品銷售的高壓,為研究推動銷售提供資金更為常見嗎?當然,我們需要認識到制藥公司對促進科學研究的貢獻,但不可否認的是,涉及此類利益的科學研究的客觀中立性可能會受到損害。

哈佛醫學院的學者Marcia Angel表示,制藥公司一直贊助其產品的臨床試驗,研究人員負責進行實驗和報告測試結果。現在,它是企業設計測試過程,公司經常掌握測試數據,是公開披露還是以什么形式披露。研究人員只是扮演了尷尬的角色,他們聘請了業務員,根據企業的要求收集數據。

利益鏈普遍存在

關鍵是我應該怎么處理這類問題?因為有時后果非常嚴重,例如現在威脅生命的Theranos,曾經有一個星光熠熠的顧問委員會。

一些學術期刊在這個問題上更加嚴格。 Angel說,《新英格蘭醫學雜志》有一些政策要求醫學研究的作者必須披露他們與相關藥物或醫療器械制造商的關系,但美國雜志不要求他們的作者。《新英格蘭醫學雜志》是第一本制定這項政策的醫學期刊,該期刊于1984年出版,許多醫學期刊采用了相同的政策。

科學界認為,科學家與制藥廠商之間關系問題的一個解決方案是信息透明度。學術期刊,資助組織和專業協會可以規定,只要科學家參與可能影響研究客觀性的任何利益,就必須向主體,同事和所有參與其的人公開解釋情況。研究。通過這種方式,學術界可以判斷一項研究是否符合道德規范,結果是否可信。

美國國會遵循了這一思路。 2010年,作為醫療改革體系的一部分,美國國會通過了《醫生收入陽光法案》(醫生支付陽光法案),要求所有制藥公司和醫療設備制造商在2013年開始公布他們放入醫生口袋的每一分鐘。此外,美國法規要求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資助的科學家必須明確披露任何實際或潛在的利益,并報告他們如何控制,減少或消除這些影響。

但是,美國有關部門對此規定的實施是一團糟。即使是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公布的一份備忘錄,“除非申請人嚴重違反申請程序,否則我們不應該調查這種關系的性質或研究人員如何處理這種關系。”

甚至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官員也會從制藥公司獲得現金。根據《科學美國人》,近70名咨詢委員會成員以講師費,咨詢費和其他服務費的形式從制藥公司獲得了100多萬美元。這違反了美國的道德規范:如果委員會成員從組織收取大筆費用,他們將被禁止參與與這些組織相關的決策。

可以看出,圍繞藥品營銷,美國已經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包括政府官員,研究人員,醫生等。這種產業鏈不僅影響科學研究的中立性,還影響政府的誠信。這也提醒我們,雙票制的落地并不意味著問題得到徹底解決,整個醫藥市場繼續標準化和改進。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