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銷網絡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經銷網絡 > 正文

克隆肉將上餐桌,你敢吃嗎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0-07瀏覽次數:1233

早在克隆技術的關鍵原則在科學家發現DNA分子結構之前,科學小說中就有一個“克隆人”的橋梁,當時作家們對克隆技術充滿了想象力。然而,隨著克隆技術的進步,人類并沒有增加對這種技術的喜愛,反而他們抵制了情緒。但這并沒有阻止克隆技術的進步。

近日,有媒體報道,盈科博雅基因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雅公司)與天津開發區管理委員會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使全球最大的“克隆工廠”落戶當地區域。

報告提到,克隆廠第一期投資達到2億元,總投資30億元,將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動物克隆實驗室裝配線,最高標準的克隆動物中心,生物多樣性基因資源庫和科學和教育展示中心。該工廠的項目包括克隆高質量的工具犬,寵物狗,非人類靈長類動物,優質肉牛,頂級賽馬和其他動物,加速克隆技術在現代畜牧業中的應用和提供特殊疾病模型動物。

伴隨著熱切期待的是圍繞克隆技術的爭議,這種爭論從未停止過。早在2005年3月8日,第59屆聯合國大會通過投票通過了聯合國大會法律委員會通過的《聯合國關于人類克隆宣言》,呼吁成員國禁止一切形式的人類克隆,包括研究胚胎干細胞的治療性克隆。宣言的主體是洪都拉斯提交的一項法案,要求聯合國所有成員國禁止任何形式的人類克隆,“只要它違反人的尊嚴并保護人的生命原則”,并要求所有國家全部采取必要措施。生命科學的應用充分保護了人類的生命。

盡管《宣言》以84票通過,但包括中國在內的34個國家和地區投了反對票。他們認為應該區分克隆人和治療性克隆的生殖性克隆,即克隆人胚胎干細胞的研究。如果禁止治療性克隆,全世界約有1億患有阿爾茨海默病,癌癥,糖尿病和脊髓疾病的人將失去治愈的希望。

現在已經過去了10年,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克隆工廠將在2016年初投入使用,并且仍然存在疑慮。

問題1:為什么選擇奶牛?

對于公眾來說,“基因改造”的概念剛剛被理解,現在選擇“克隆肉”是一件令人頭疼的事。那么,克隆和遺傳修飾之間的關系是什么?克隆牛肉和普通牛肉有什么相同點和不同點?是人造肉嗎?

北京大學博雅控股集團董事長徐曉彤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表示,克隆技術與基因改造完全不同。后者將人工分離和修飾的基因引入生物體的基因組中,導致生物體性狀的遺傳修飾。前者是由有機體無性繁殖和由無性繁殖形成的具有相同基因型的體細胞組成的群體。

至于克隆肉的安全性,早在2001年,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就開始研究克隆動物的安全性,并對全世界的克隆動物進行了數百次實驗。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在其報告中稱,克隆牛,豬和山羊的肉和奶“在我們定期食用時是安全的”。從營養學的角度來看,維生素,礦物質,蛋白質,氨基酸,脂肪等等。傳統的繁殖方式也沒有什么不同,它們的肉類與今天吃的肉類沒有什么不同。

“目前,英國已經與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達成了類似的結論,認為克隆肉是安全的,日本已經引入類似于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法規,允許克隆牛肉在市場上銷售而無需粘貼克隆肉標簽,”徐小玉

在眾多可供人類食用的肉類中,Boyaa選擇牛進行克隆。 “由于中國的牛肉質量相對落后,需求在增加。因此,通過克隆技術,我們可以快速建立優質的種豬群,提高中國牛肉的質量。“徐曉彤認為。因此,Boyaa選擇了當今世界上最優質的肉牛和牛,以及韓國人崇拜的韓國牛,并將它們克隆為繁殖牛。克隆的小牛仍然被用作繁殖母牛,其第二代在市場上作為肉牛出售。

問題2:100萬頭牛胚胎=100萬頭牛?

在Boya向媒體提供的信息中,克隆工廠將在第一階段每年生產100,000個優質牛胚胎,第二階段將增加到100萬個優質牛胚胎。對于銷售,徐曉彤并不擔心,因為在他看來,在國內市場的巨大差距中,克隆廠的產量只是肉牛尋求量的千分之幾。

全國肉牛牦牛產業技術體系首席專家,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曹炳海認為,中國牛肉市場存在差距。 “過去,中國的輕型肉牛數量接近1億。現在數量已經減少,包括肉牛,奶牛,繁殖牛等。增加了約8500萬頭,其中約有6500萬頭肉牛。在顯微鏡下,中國的奶牛數量減少了;從宏觀角度看,農村養牛戶已經到大城市工作,導致農村養牛產量下降。曹炳海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但即便如此,克隆牛商業化的市場前景令人擔憂,因為中國市場并不需要它。”

為了應對種牛市場的需求,只有少數養牛場采用了超排卵技術。這是指在奶牛的發情周期中以一定劑量和程序注射外源激素或活性物質,以使卵巢生長成熟并排出比天然狀態更多的卵。 “我們選擇優質的繁殖奶牛,利用超排卵技術一次排出多個雞蛋,然后與優質公牛精子配對,形成受精卵,這些卵子被洗掉,即胚胎。然后我們選擇那些高質量的胚胎。將它放入其他奶牛的子宮中,即通過生下懷孕的孩子或代孕產品,可以生產出更多優質的種牛。“曹炳海解釋道。

經過260天到290天的“懷孕”,每個“代孕”牛都會產生一頭小牛。 “如果我們遵循自然繁殖的方式,我們只能通過高質量的繁殖牛獲得小牛,通過這項技術每年可以獲得70或80個高質量的牛犢。”曹炳海說。這足以滿足中國養牛業的需求。

在曹炳海看來,超放電技術在中國已相當成熟。一些高品質的胚胎缺乏市場和代孕奶牛。由于奶牛只能用于繁殖小牛,而不能用于屠宰肉類或成為奶牛,因此農業是耗時且勞動密集的。 “目前,中國大型農場約有5000頭奶牛,略多于2000頭,但這個規模的農場不超過20個。”曹炳海說。與人類生育能力相似,每次分娩后需要照顧奶牛,清潔子宮,并需要有人照顧小腿,因此2000頭奶牛的農場工作量很大。

因此,曹炳海認為,每年生產100萬頭優質牛并不困難,但是通過100萬“替代”奶牛并在一年內成為100萬頭小牛是不現實的。

問題3:牛和韓國牛肉比當地牛更好嗎?

如果你不談數量,但比較牛的品種,“外國牛更美味”是真的嗎?

黃牛是在中國出生和飼養的常見牛品種。自古以來,他們一直負責耕地的繁重勞動和拉車,并為人類提供肉類和皮革。目前,我國有67個品種,代表品種有秦川牛,南陽牛,魯西黃牛,津南牛和延邊牛。日本牛肉是日本人的“客人”。細致的喂養也使牛肉多汁細膩,肌肉脂肪中的脂肪含量很低,味道獨特。韓國牛與中國延邊黃牛同源。日本具有相同的地位,在韓國人中非常受歡迎。

作為肉牛專家,曹炳海還對何牛和韓牛進行了專業研究。 “Han Niu和He Niu曾經被用作農業牛。如果雪花肉被判斷為好或壞,那么中國六七十種當地品種的牛將產生雪花牛肉。”

更重要的是,與異國情調的肉牛品種相比,本地出生的黃牛在飼養過程中易于管理,抗粗飼料,肉質更好。適合各地農民。 “現在,很多地方都在開發當地的雞,鴨,牛等。這是中國物種的活力和市場的需求。”曹炳海認為。在美國,市場上超過80%的奶牛來自散戶投資者而非大型農場。

“在過去兩年中,中國農業部已出臺政策,加大對黃牛養護和養殖的支持力度。在過去的幾天里,兩個當地的養牛資源得到了新的認證。這是一個新的認識變化牛犢的注意力,風向標,“曹炳海說。

問題4:克隆其他動物是否有價值?

雖然克隆動物的行為本身受到道德質疑,但為了再次養寵物,有些人選擇克隆。早在2001年12月22日,美國德克薩斯州的一家生物實驗室就生產出了世界上第一只克隆貓,這使得它渴望看到寵物總是陪伴著它們的主人看到希望。但是,有些人放棄了克隆業務。

美國生物技術公司Roh Hawthorne創立了這家生物技術公司并克隆了世界上第一只寵物狗,多年后在接受外國媒體采訪時說,他將放棄克隆業務。他的理由是克隆寵物的成本很高,更重要的是,每次成功克隆寵物時,將使用大約80只其他狗,這將對它們造成傷害。

對于需要依靠純血的動物,克隆,同時確保其血統,帶來了額外的問題。為響應克隆工廠將克隆頂級賽馬的項目,國家馬業媒體中心最近發布了一份文件,聲稱國際賽馬非常注重血統和DNA登記。根據程序,每匹馬應該建立一個完整的血統。符合國際管理風格,在中國的純血馬登記管理規則中,使用人工授精或胚胎移植等非自然交配生產的幼兒不符合登記資格。此外,根據目前的國際賽馬規則,任何形式的人工輔助馬都不允許參加,包括克隆馬。

此外,為了成為一個優秀的賽馬,遺傳只是其成功的先天條件。它不能取代后來的科學訓練和與騎師的合作。

至于將模型動物應用于實驗的動物,它是通過克隆獲得的,這似乎是“克隆技術的實施方案更有價值和要求”。廣西大學動物科技學院動物遺傳育種學教授施德順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

在研究過程中,實驗動物的個體差異可能影響實驗結果的準確性和可靠性。因此,如果實驗動物能夠在育種期間確保每只實驗動物的遺傳同質性,則可以避免這些問題。 “從理論上講,克隆動物的遺傳背景是相同的,這更有利于比較實驗。”施德順說。

另一方面,轉基因實驗動物模型的體細胞克隆可以大大簡化轉基因動物的生產。例如,如果想獲得轉基因動物模型,可以避免生產成本高,周期長,效率低的胚胎細胞,但通過克隆技術,讓體細胞在體外環境中完成各種基因修飾,陽性細胞篩選。然后將其用于核轉移。

問題5:克隆野生動物可以維持生物多樣性嗎?

在克隆工廠開展的許多任務中,拯救一只已滅絕的動物或瀕臨滅絕的動物就是其中之一。然而,克隆這些動物的先決條件是獲得它們的DNA。對于仍然存活的瀕臨滅絕的動物來說,這并不困難,但滅絕動物非常困難。

例如,已經發現猛犸象遺骸中含有保存完好的骨髓或體內的一些血液已經以液體形式保存,但從中提取的DNA可能已經過半衰期,一半或大部分降解,不能用于克隆。

對于瀕臨滅絕的動物,中國科學院畜牧業教授,生物多樣性保護專家王松認為,這對保護沒有多大意義。 “所謂的生物群落和動物和植物的瀕危物種都是野生物種,人工繁殖和野生物種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他告訴《中國科學報》生物多樣性保護包括三個層次的內容,物種多樣性,生態系統多樣性和遺傳多樣性。即使克隆能夠保護物種,保持其進化潛力,也必須支持一個群體,無性繁殖不能創造一個特征豐富的群體,也就是說,它無法實現遺傳多樣性。更重要的是,保護野生動物的最基本方法是保持其棲息地,從而確保生態系統的多樣性。

一些移民甚至擔心推廣克隆技術會降低人們對珍稀野生動物棲息地保護重要性的認識。一旦稀有動物的數量開始人為增加,市場需求也將受到推動。

2015年9月15日,這是北京農學院實驗基地的克隆牛“牛牛”和第二代“轉基因”。

2014年6月22日,世界上第一只成年體細胞克隆山羊“陽陽”,它對中國體細胞克隆技術的發展產生了重大影響,戴著花環,并在西北部的克隆動物基地慶祝了它的14歲生日。陜西楊凌A&F大學。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