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銷網絡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經銷網絡 > 正文

大熊貓作為明星物種保護它保護好生物多樣性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09-21瀏覽次數:1052

通往臥龍核桃坪的道路比想象的要困難得多:汽車有一條高速公路,它一再穿過川西高原的深山路。很難到達,只是發現這座山上有一個略微平坦的山溝。這是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的所在地。

近年來,作為中國獨特的國寶,大熊貓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四川被稱為“國寶之鄉”,其背后是一年四季伴隨著大熊貓的“寶寶寶馬”的癡迷。魏華是“寶爸”之一他今年42歲。多年來,他一直在這個幾乎孤立的山谷工作。他對大熊貓的癡迷幾乎讓他喪命。

在別人眼中,“最幸福”的職業背后充滿了艱辛

動物保護大師魏華在家鄉廣西工作穩定。 2012年,他偶然來到四川臥龍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他一眼就喜歡上了:“世界上哪里有這么多的大熊貓?” 2013年,他毅然離開家鄉,成為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的研究員,從事大熊貓重新引進的研究。

荒野是中國探索和恢復野生大熊貓的核心環節。具有野生生活經驗的雌性大熊貓,在臥龍平坪基地的野外環境中生育,教育幼兒學習爬樹,覓食,避免風險的技能。在幼崽被種植并成為可以完全適應野外生活的亞成體大熊貓后,它們正式被釋放到野外。

臥龍的大熊貓野外訓練場地位于龍門山的深處。它無法進入。汶川地震發生后,山區危險,道路艱難。魏華幾乎與世隔絕。每天在山上,饑腸轆轆地吃冷蛋和面包,口渴地喝水;在工作中幾乎被樹木砸碎,幾乎被滾石所掩埋.在這里,魏華由大熊貓穿著無線領發出的信號尋找他們的痕跡并收集他們的行為方式。

人們常說,與大熊貓一起工作是最快樂的工作,但這個職業的艱辛卻鮮為人知。為了消除大熊貓對人類的心理依賴,只要他們上山,魏華就會穿著厚厚的“熊貓服裝”,然后用熊貓尿,這可以變成“熊貓人”。然而,面積近30萬平方米的野外訓練場地是野生大熊貓的理想棲息地,但對于研究人員來說這是一個危險的境地。夏天多雨,泥石流,山體滑坡和樹木傾斜等危險可隨時發生;在冬季,最低溫度可以達到零下17攝氏度。研究人員經常遇到野豬,如野豬和羚牛。 “每個人都可以在他們一次又一次地逃離危險之前轉身逃跑。”

潮濕的氣候,漫長的雨季,對于衛華患有關節疾病是不同的。但是,他從不抱怨惡劣的環境。其他人可以做到。他沒有這樣做。每當他轉向出席時,他都不會落后。 “作為熊貓的工作不能懶惰。”魏華告訴記者,為了觀察大熊貓的生活習慣,有必要與他們交朋友,一直記錄和觀察,收拾大堆的熊貓糞便,當你送食物時一切都馬虎。

在大熊貓的野外觀察中有中外合作。在海拔2900米的觀測站,研究人員對大熊貓進行了72小時的連續監測。雖然是合作,但雙方都在秘密地試圖非常準確地測量大熊貓的活動點。在積雪覆蓋的山區,大熊貓在厚厚的積雪下吃箭竹非常困難。研究人員更難以覓食。幾天很難依賴幾塊餅干。

野生熊貓被嚴重傷害,但在工作進展中卻很高興

危險情況總是使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員無法預測。例如,飼養員崔志國曾上山去檢查山體滑坡的隱患,腿被毒蛇竹葉咬傷。緊急醫療救援后,他轉向安全。衛華遭遇的最大危險來自他最喜歡的大熊貓。

2016年底,野外訓練場迎來了兩對野生訓練大熊貓母嬰,其中一個是衛華熟悉的“西梅”和她的女兒“巴西”。然而,在連續兩天的監測中,研究人員從未發現過“八合一”的數字。魏華對此感到非常沮喪,并立即與兩位同事一起去尋找“八喜”。在無線信號之后,他們終于找到了安全和健康的“八喜”,每個人的心終于被放下了。

然而,就在每個人都決定離開時,“西梅”阻止他們撤退。最初,渴望保護她的“西梅”使用三個穿著迷彩服的“熊貓人”作為侵入其領土的野獸。當他們沖上去時,三個人只能逃離這條路。不幸的是,“西梅”摔倒了最后走路的衛華,并開始咬人。當兩位同事看到這種情況后,他們立即脫掉衣服,遮住了“西梅”的眼睛,扔掉了包和收音機,分散了“西梅”的注意力。幾分鐘后,“西梅”終于放開了魏華。

魏華被送往醫院。他的頭皮幾乎被“西梅”粉碎了。醫生剪斷了他的褲腿和袖子,發現他的腿筋被咬傷了,四肢的肌肉被嚴重咬傷了。進一步檢查發現他的手腕骨被咬傷,左手掌的1/3幾乎被咬掉了。由于傷口太大,大部分傷口根本沒有縫合,醫院只能清潔,發炎,預防感染和輸血。經過一夜的救援,衛華終于脫離了危險。

更嚴峻的考驗仍然落后。經過10多天的治療,衛華的精神開始恢復,但是一些顯示骨頭的大傷口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長出新的肉直到它愈合。這一時期最大的威脅是感染。為了避免感染和促進肌肉生長,每天都需要進行清創治療。在清創時,護士首先在衛華百森的骨頭上使用消毒紗布一個半小時,直到它被清潔,然后用紗布包裹一圈,第二天將它放在新的嫩肉上。紗布被撕掉了。由于骨頭暴露,麻醉劑不能注射,極度疼痛使得衛華汗每天都下雨。

雖然逐漸恢復,但這次事故給衛華帶來了很多后遺癥:右肘關節鈣化,左手肌肉退化,雙手伸直困難,手臂和腿部留下大傷疤,留在頭上。長疤痕。即便如此,每當一位同事用手機拍攝最近的“喜妹”照片時,他仍然會笑得很開心。

“幾乎咬你,你不討厭嗎?”記者問道。 “有一個缺陷。它們越狂野,它們越接近天賦。”西梅'是一只母貓。如果有人入侵它的領土,它沒有反應。為什么會這樣?華笑著說。

長期從事這項工作,大熊貓長期以來一直是“家庭”

去年11月23日上午,大熊貓“巴西”和“雪雪”的發布儀式在四川省李子坪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舉行。迎開籠子的門,迎雪慢慢走出籠子,在人們的歡呼聲中迅速奔向深林。之后,巴西向外望去,跑出籠子,沿著白雪覆蓋的小路返回大自然。

這是自2016年10月以來,兩只大熊貓第二次被釋放到世界的李子坪保護區。這兩個小家伙以簡單的方式進入森林,這使得許多研究人員眼淚汪汪:這一刻,人們太多了包括魏華付出了很大的苦難,甚至是血。

從50多年前大熊貓棲息地的萎縮到今天大熊貓國家公園的建設,從人工養殖30多年前無法生存的大熊貓到世界上最大的大熊貓圈養人口今天,從一般飼養管理到今天的野生釋放.“熊貓人”世代在熊貓保護領域取得了巨大成就:中國大熊貓圈養人口已超過500人,基本實現了自我維持人工圈養人口。自2006年以來,七只人工繁殖的大熊貓已經被釋放到野外。去年,全世界共有42只熊貓寶寶出現并集中萌芽。今年7月25日,野生大熊貓“草”成功地在臥龍Hetaoping基地生下了一對龍鳳,這是自大熊貓野外實施項目實施以來雙胞胎首次出生。

“大熊貓長期以來一直是我們的家庭成員。”魏華告訴記者,他的很多同事都負責喂養大熊貓。每天,除了清潔筆,消毒和喂養大熊貓外,他們還必須與大熊貓“聊天”。他們可以用不同長度的哼唱來回應人的稱贊和鼓勵,就像孩子對父母的照顧做出回應一樣。

在魏華的筆記《我與大熊貓的情緣》中,他詳細描述了“西梅”的飲食,蹲著,跑步等尷尬。 “像人類一樣,熊貓心理上很緊張,荷爾蒙分泌有問題,它們會生病。”魏華告訴記者,為了讓大熊貓快樂健康,工作的每一個細節,更加艱辛和痛苦。可以忘記。

“有人問我大熊貓是不是動物?你為什么要花那么多力氣來保護呢?“魏華說,作為一種恒星物種,大熊貓可以保護它并與它生活在同一個區域。成千上萬的動植物可以保護綠色山脈并保護生物多樣性。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