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銷網絡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經銷網絡 > 正文

“精準醫學”的夢想與現實,許一個沒有疾患的世界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09-19瀏覽次數:1151

我們希望醫生使用最先進的診斷工具,在適當的時間為患者提供正確的治療,而不會誤診或過度用藥。這是最準確的“精確藥物”。然而,當最初用于治療人們并且變得越來越商業化和更實用的工具時,我們離真正的“精確醫學”有多遠?

我們應該記住,醫學用于治療人和拯救人。我們永遠不應該忘記,藥品是為了人,而不是為了盈利,但利潤將隨之而來。如果我們記住這一點,利潤永遠不會消失:你記得的越多,你就會獲得越多的利潤。我們不能袖手旁觀,說我們已經發明了一種新藥并且已經完成了。在我們找到一種有效的方法將我們的最佳結果帶給每個人之前,我們不能停下來。喬治默克(1894--1957)

每當我瀏覽藥品的歷史時,作者都會被默克創始人喬治默克先生的話所感動。當最初用于治療人們并且變得越來越商業化和更實用的工具時,我們離真正的“精確藥物”有多遠?

最近,湯森路透的Bioworld網站發表了一篇關于“現實世界中的精準醫學”的文章,其中概述了人們對“精確醫學”和現實生活的美好愿望之間的差距。

以下是作者對原始文本的匯編。

精準醫學的愿景:醫生使用最先進的診斷工具,在正確的時間和正確的劑量下提供正確的治療。這是真正的“精確醫學”。

“精準醫學”的現實:開發診斷工具的投入越來越少,研究人員,醫生和患者成為“精準醫學”的目標。沒有措施鼓勵投資診斷;許多同質診斷產品獲得專利,真正的創新產品不受獨家許可保護;醫療保險中包含的診斷項目較少,報銷的比例越來越低。

“精準醫學”愿景:政府機構可以權衡制定新法規和制度的成本,使世界無法承擔無法提供的“救命藥物”;制藥公司不會忽視人壽和醫療保險預算,也沒有一夜之間升級的“高價藥物”。

“精準醫學”的現實:藥物往往定價,藥物越來越貴;制藥公司花費數億美元賭博批準和銷售新藥;消費者的成本越來越高;每項新政策和改革都涉及具有挑戰性的專利。在政府限價時,總會有一些人取之不盡的要價;在信息時代,太多的爭議和意見將使“壞人做的事”而不是“好藥”。

“精確醫學”的愿景:藥品和醫療器械專利只是鼓勵創新的催化劑。

“精準醫學”的現實:專利是金錢,永不停止的專利法律游戲。法院的決定變得越來越復雜。每一次創新變革和嘗試都必須符合“現代化”標準和制度,并對專利進行判斷。結果證明核心標準是“有利可圖的”。

精準醫學的愿景:投資必須遵循規則,并在公平有序的環境中實施。

“精準醫學”的現實:國內外政策制定者和證券期貨委員會等機構總是試圖保護投資者,甚至填補他們的口袋。他們可以袖手旁觀,看著不擇手段的對沖基金經理和敵意收購者創造自己的“內部”。操縱市場的事件,這些交易是為了傷害其他投資者,制藥公司,最終讓患者付出代價。

當然,我們的最終愿望是。世界上沒有更多的病人。從那時起,我們不需要精準醫學,診斷,藥物,專利甚至投資。

這是我們的世界,一個遠離“烏托邦”的世界,但千里之行始于一步,我們需要盡最大努力改進。永遠記住,口號喊“空,大,上”無用,改善病人生活,讓醫療進步是硬道理。

愿政府的監管體系與常識保持一致,避免不必要的后果,減輕制定法律法規的負擔。建立一個沒有癌癥和疾病的世界不僅需要投資者,立法者,機構官員和制藥公司的自我約束和管理,還需要創新的觀點。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雖然我們生活的世界并不完美,但它將受益于精準醫學。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