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合作

您所在位置:首頁 > 交流合作 > 正文

從銷售驅動到科學驅動:BMS中國區總裁談創新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2-14瀏覽次數:1903

3月18日,我受邀參加了對百時美施貴寶(BMS)中國區總裁Karl Lintel的媒體采訪。這是林泰君2014年7月就任中國總統后第一次正式接觸媒體。之前,我只是在與朋友聊天時才聽說這位比利時老板。

今年早些時候,《研發客》右岸專欄介紹了BMS成功實現全球戰略轉型為多元化專業生物制藥公司的故事。在采訪的路上,我向《研發客》的近2000人的微信群中的讀者詢問了BMS中國的新掌舵。每個人的問題都集中在裁員,在中國的業務等。在美國BMS工作的讀者也詢問了中國BMS的生物制藥布局。我有一個問題:這種創新驅動的商業模式真的會在中國實施嗎?畢竟,中國的產品生命周期管理與歐洲和美國有很大不同。近年來,很少有創新產品可以在中國取得成功。

令我驚訝的是,林泰珍強烈表達了他在采訪中領導BMS走向轉型之路的決心,并表達了他對即將推出的新產品的信心。毫無疑問,最受歡迎的免疫和腫瘤藥物Opdivo將是林泰軍最致命的“核武器”。另一方面,他被選為肺癌作為Opdivo在中國的第一個適應癥,而不是美國的第一個黑色素瘤,這也可以被視為當地市場的一項創新。

林太玄在比利時學習醫學。在6年多前加入BMS之前,他在輝瑞工作多年,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瑞銀。林太軍在東歐工作,然后去了亞洲、中東、非洲,然后又回到亞洲,基本上在所有新興市場工作。他給自己貼了兩個標簽:一個是“新興市場”,另一個是“市場準入”。

沒有人能夠預測BMS在中國的轉型是否會成功。我在英文刊物Pharmadj上撰文鼓勵跨國制藥公司減少對專利原藥的依賴,并釋放資源支持創新產品的推出。畢竟,這是跨國公司的強項。因此,這次我禁不住要為BMS敢于創新和探索新商業模式的探索喝彩。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BMS必將引起更多人的關注。我相信,一旦有成功的例子,更多的公司將很快加入創新流。在激烈的藥品改革的推動下,“創新”必將成為中國制藥工業未來的一個熱門詞匯。

研發嘉賓執行編輯

戴嘉玲

林泰軍訪談講話精選

關于患者面臨的挑戰

我們將我們所做的一切與患者聯系起來,因此讓我們首先介紹中國患者將面臨的挑戰,或者最大的問題是什么。特別是提到癌癥,因為一方面,我們公司非常關注癌癥治療領域,另一方面,癌癥也是死亡的主要原因。正如我們所說,在接下來的一分鐘里大約有六個人被診斷出患有癌癥。事實上,每年我國新的肺癌患者將高達60萬,新診斷的肝癌患者每年將超過30萬。這也是中國最重要的兩種癌癥。

因此,有超過一百萬患者患有這兩種類型的癌癥。我希望像我們這樣的公司可以給他們希望,延長他們的生命,甚至更好地“治愈”他們的疾病。

我們專注于疾病治療領域,這也是醫師委員會最近強調的一個關鍵領域。它屬于病毒性肝炎領域。我想特別提到丙型肝炎。中國約有1000萬慢性丙型肝炎患者,其中約250萬丙型肝炎患者需要治療,等待疾病的治愈,因為中國有許多患者不耐受或不適合接受丙型肝炎治療。

在我們的家庭成員或朋友中,也有丙型肝炎患者或肺癌患者。他們面臨的挑戰是,一些已在全球其他國家獲得批準的治療方案尚未在中國獲得批準。我不會給你太多的技術術語,但我希望告訴你,在治療肺癌方面,全球標準治療計劃有一個治療計劃,如腫瘤免疫;丙型肝炎治療方案有DAA(直接抗病毒治療)。我們的患者渴望這種治療方案。

但實際上,中國患者可能需要等待更長時間才能在中國市場上獲得這些治療,而不是其他國家的患者。要將此產品納入Medicare,可能需要更長時間。同時,由于中國可能只有少數醫院屬于專科醫院,等待時間會更長。

關于公司和行業面臨的挑戰

從公司的角度來看,有許多新藥無法及時批準在這個市場上市。領先的七家跨國制藥公司的許多產品已經是成熟產品。這對我們整個行業和跨國制藥公司來說都是一個挑戰:80%的產品實際上是超過10年的產品。這些已有十多年歷史的成熟品牌和產品目前正在推動跨國制藥公司的發展。主要產品。

整個行業面臨的挑戰是許多產品都是成熟產品,產品差異化正在減少。無論是跨國制藥公司還是中國制藥公司,其許多產品都無法以最快的速度在中國市場獲得批準和上市。與此同時,中國制藥企業的仿制藥質量也在不斷提高,因此對于跨國公司來說,面對這樣的環境,我們的出路就是要有分化和創新。另一方面,我們的商業模式Bristol-Myers Squibb也遇到了這個問題。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依靠銷售人員來推動業務增長,這并不奇怪,因為西方市場長期采用以銷售為導向的商業模式。因此,我們必須具有創新性,包括需要更多樣化地創建與客戶和利益相關者溝通的渠道。目前的商業模式在規模和范圍方面都有局限性。政府也很清楚,整個醫療行業的資源太多集中在幾家醫院,所以希望通過改革,如分級醫療等新模式,醫療資源可以更加分散。

我們看到患者的需求,整個行業和跨國制藥公司的需求之間存在很多重疊。我們需要能夠更好地推出一系列創新產品,這些產品將使我們的患者受益,并使我們能夠獲得更多的市場準入。我們的解決方案是通過創新促進業務增長。我們需要有更多的創新,考慮不同的商業模式,并讓我們獲得更好的市場準入。例如,除了進入國家健康保險之外,還有許多值得探索的創新商業模式。

關于政策

目前的一些政策可以為我們和患者帶來許多新的希望。一些新的藥物臨床試驗很可能在中國得到更快的批準。正是這樣的政策使得中國患者能夠被納入全球臨床試驗,而不是等待中國患者等到全球臨床試驗結束。臨床試驗。

此外,今年2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還明確確定了中國尚未實現的疾病領域。我還想與您分享這些領域包括肝炎,癌癥,肺結核,罕見疾病,兒童和老年人。疾病。

今年3月5日和3月8日,李克強總理等人也給了我們非常鼓舞人心的指示。這對我們談論“深化藥品和醫療器械審批制度的改革”非常鼓舞人心。這意味著可以更快地向患者提供更多創新,以滿足未滿足的醫療需求。在前衛規劃委員會召開新聞發布會后不久,它就談到了“十三五”期間健康中國戰略的構建。這強調了深化醫改的內容。閱讀相關文件后,我們發現有一些非常重要的措施。這包括更加關注嚴重疾病,擴大醫療保險覆蓋范圍,進一步推進分級制度。

關于中國的布局

對于整個百時美施貴寶中國,我們最重要的是加快速度,將這些激動人心的創新產品組合帶入中國市場。我們有三個方面作為重點:首先,肝炎,特別是丙型肝炎,我們希望能夠盡快將我們用于丙型肝炎的直接口服抗病毒產品推向中國,因為250萬丙型肝炎患者正在等待這些藥物。其次,圍繞心血管領域,在我們現有的Alloto產品的基礎上引入了新的適應癥。為了預防心房顫動患者的卒中,希望該藥物盡快在中國獲得批準。事實上,中風也是中國的主要死因。第三,在腫瘤免疫領域,這是Bristol-Myers Squibb最引以為豪的領域。我們是世界上第一家擁有真正靶向腫瘤免疫治療藥物的公司,我們一直保持著FDA最快的批準記錄。

讓我介紹一下我們的兩種丙型肝炎藥物。在美國,我們的丙型肝炎治療被認為是一種突破性的治療。突破性的治療鑒定表明,這些藥物在未滿足的醫療需求方面有著特殊的創新。目前,我們已經在中國完成了三期臨床試驗,我們非常期待盡快在中國批準該產品。在腫瘤免疫領域,我們主要提到兩種產品:一種是Nivolumab,它創造了美國FDA最快的批準記錄。黑色素瘤、肺癌和腎癌等7種適應癥已獲批準;另一種是伊普利單抗。

就中國的癌癥發病率而言,黑色素瘤患者的總數并不是最大的,但肺癌是中國最大的癌癥。此外,我們也在尋找中國第二大癌癥的更快和相應的適應癥,即。

來到這里將進入我整個演講的結束。一方面,我們有許多令人興奮和創新的藥物,可以滿足中國已被證實不滿足的醫療需求。另一方面,從公司的角度來看,我們有責任以最合適的組織結構和最合適的商業模式,更好地促進這些藥物在中國市場的發展。 Bristol-Myers Squibb China的2,000名員工中的每一位都希望堅持我們的文化。我們希望通過這種文化,我們可以專注于三個方面:關注患者,科學驅動和誠實。這三個詞看似簡單,但它們是對我們企業文化的一個很好的詮釋,讓我們知道我們不該做什么,不應該推廣,也不應該關注。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解釋。中國應該有一個商業模式。對我們而言,我們希望我們不僅僅關注單邊銷售驅動的商業模式,我們希望與更多的利益相關者進行更多的合作和溝通,包括與政府的溝通和合作。包括類似于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組織和與媒體的溝通,以及醫學協會和非政府組織,通過溝通和合作,以更好地滿足未滿足的醫療需求。

回答《研發客》提出問題

什么是腫瘤免疫產品nivolumab的臨床試驗?上市和定價計劃怎么樣?

作為Bristol-Myers Squibb China的總裁,我的工作之一就是希望中國的發展能夠跟上全球發展的步伐。我的夢想是希望我們所有的創新藥物都能在中國和全球上市和批準。我們也看到了一些積極的趨勢。為了實現我們的目標,我們必須首先投入足夠的資源,以確保這些產品盡快在中國獲得批準。

剛才提到nivolumab,它確實是我們非常重要的產品。我認為第一步是盡快采取自己的行動,盡快提交臨床試驗申請,并盡快在中國招募有臨床需求的患者。這方面是我工作的重中之重。

對于我們的百時美施貴寶來說,2015年是非常輝煌的一年,它在美國以外的市場取得了很好的成績。 Nivolumab已被批準用于肺癌的幾種不同適應癥,并且ipilimumab的組合也被批準用于皮膚癌和腎細胞癌的適應癥。目前,nivolumab正在開始做肺癌臨床試驗。接下來是招募患者,然后是中國有關部門的批準。另一個好消息是,如果政府實施的改革措施進展順利,相對接近的適應癥得到批準,速度可能比我們開始做的肺癌臨床試驗更快。這也向中國政府表明了這一點。改革仍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

關于訪問的問題是等到批準后的下一件事。事實上,所有新藥都獲得批準,市場準入也是一樣的。我們需要與政府和利益相關方進行更多溝通,以確保最大可能的市場能夠獲得藥物。 Nivoluma是一種非常好的藥物,有了它,我們的許多患者希望能夠存活很長時間,而不僅僅是延長他們的生命。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