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合作

您所在位置:首頁 > 交流合作 > 正文

發展生物質能源將成為我國產業政策的重點支持方向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0-24瀏覽次數:1955

科學選擇扶貧產業是精準工業扶貧的前提和關鍵。在綜合考慮自然稟賦,技術條件,產業政策和市場潛力的基礎上,生物質能產業應成為農村特別是貧困地區的一個有前途的支柱產業,擺脫貧困,致富。 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要大力發展生物質能源。 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強調了生物質能等發展支持政策的完善。可以預見,在“十三五”規劃中,生物質能源的發展將成為中國產業政策的重點支撐方向。

從自然稟賦來看,我省貧困農村人口丘陵多,土地貧瘠,水資源缺乏,生態脆弱,糧食,水果和蔬菜發展有限,但能源作物和生物質能源的發展是有益的。而且潛力很大。數據顯示,我省未利用的土地面積占土地總面積的9.4%,總面積為116.7萬公頃。主要形式是貧困地區的草原和天坎。大量的能源作物具有土壤需求低,適應性強,耐旱耐稀的特點,如麻瘋樹,黃蓮,黑m魚和能量草等。在未利用的土地上種植快速生長的能源植物,如森林和草。如果干物質為每公頃75噸至120噸,則可開發超過8500萬噸的林業生物質原料。

生物質能開發利用技術逐步成熟,在實踐中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巴西生產木薯,甘蔗渣或甘蔗渣,這是世界矚目的焦點。日本已經成功地用竹子作為原料生產乙醇并進行促進。目前,美國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燃料乙醇生產國。中國在廣西種植木薯,山東多年來建立了一家精制乙醇的工廠。福建農林大學發明的能源草種植和發電技術已在浙江蘭溪成功試驗。能源草植物適應性強,生長快,產量高。它每年收獲幾次。 1噸巨型草的發電量相當于4噸煤的發電量。成本低,效率高,耕地不占用。水土保持。生物質能具有可再生,低碳,環保,儲存,分布廣,原料易得等優點,是唯一可以轉化為固體,液體和氣體的可再生能源。生物質能在國內和國際市場上具有巨大潛力。國務院制定的能源戰略行動計劃提出,到2020年,中國的非化石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將占15%,到2030年將達到20%。國際能源署(IEA)預測,到2050年,生物質能源將占世界總運輸能源需求的27%。因此,我省貧困地區的發展應與生物質能源的發展相結合,建設生態文明示范區,實現精準扶貧,生態扶貧,綠色發展,幫助農民創收,促進新農村建設。

加強頂層設計,增加政策支持。農村生物質能源的發展面臨著技術研發成本高,投資風險高,能源利用價格高等市場障礙。它的發展與政府的有效經濟激勵和政策支持密不可分。生物質能源產業的發展將納入我省精準扶貧重點專項規劃的實施。在科研投入,品種選擇,企業培育,基地建設,技術開發,終端銷售和消費,土地和金融等重要環節。支持財務,人才,資金等方面。建立生物質能源開發專項基金,用于研究和開發生物質能新技術,重點關注生物質轉化為能源的關鍵技術,如生物質預處理,水解,催化裂解,氣化和合成氣催化轉化。關鍵技術。這個具有明顯社會,生態和經濟效益的生物質能產業將盡快為該省的扶貧產業做出貢獻。

加強資源調查和評估,找出產業發展的基礎。雖然我省擁有豐富的能源和植物資源,但大多處于野生和半野生狀態。它沒有被有效地利用和利用,并且人工資源很少。它的分布,資源總量和經濟價值都不是很清楚。對該省的能源植物物種,總資源,牲畜和家禽糞便,總作物秸稈和可用性進行大規模和詳細的調查。在現有技術基礎上,基于強大的抗逆性,適應性,穩定的應變和大的生物量,我們將確定具有開發利用價值和發展潛力的生物能源物種。同時,加強對邊緣和未開發土地的能源作物資源普查。

大規模種植優質能源作物,增加農民收入。利用扶貧資金,新能源研發資金和資金支持,公司采用“公司+合作+農戶”的經營模式,鼓勵貧困家庭的家庭加入社會。該合作社與該公司合作,以能源工廠為基礎經營能源作物和柴油燃料。乙醇,電力生產。重點支持高含油量,大規模種植的發展,福建在木姜(山蝎),黑蝎子,苧麻,麻瘋樹(梧桐),光皮樹,桐樹,山椒等方面具有比較優勢,能源作物的種植利用其成熟的水果生產生物柴油,不僅對自然生態環境的破壞很小,而且可以使用多年。組織福建農林大學科研隊伍利用現有的能源草種植和發電技術,在貧瘠的山地和半山區土壤上種植能源草。引進國際先進技術和經驗,利用全省現有豐富的竹資源為原料,生產燃料乙醇,增加附加值。在此過程中,要充分利用土地流轉政策,將小規模家庭承包責任制的土地使用方式轉變為大規模的利用方式,建立能源農業生產基地,進一步降低難度和成本。生物質原料的儲存,運輸和運輸。吸引更多公司和資金進入生物質能源產業鏈。

在現場設立工廠,讓當地人成為農民和工人,擴大就業。無論是利用生物質發電,制備柴油還是提取燃料乙醇,都應該以中小型分布式能源建設方案為基礎,并在現場設立工廠,以避免后期運營困難的問題。引導和培育貧困戶建立新型農村經濟合作組織,參與整個生物質能源產業鏈,帶動貧困地區農民現場轉向產業工人。農民可以投資能源林產權或扶貧資金,支付工作,并按股份支付股息。以數千農民為載體參與種植,管理,回收,分揀,運輸,加工,成型,不僅可以促進中小城鎮的發展,還可以減輕大中城市的就業壓力。縮小工農與城鄉差距。為農民創造新的就業機會,為農民增加收入創造新途徑。

多元化經營,拓寬收入來源。在生物質能源原料基地,我們將大力發展森林經濟,重點是森林花卉,森林水果,林藥,森林脂肪,森林蜜蜂,森林鳥類和森林蘑菇,短期增長和三個 - 維度管理,可以增加真菌。農藥和副產品如藥材和廢物可以轉化為生物質能,形成循環經濟。同時,積極發展旅游,休閑,體驗,健身等“農家樂”,“森林家庭”,休閑農業等鄉村旅游,構建集農業,二,三產業于一體的現代產業體系。貧困地區的農業效率。農民收入與農村繁榮。

加強國際合作。抓住福建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擴大開放,與有關國家合作開發生物質能材料,市場,技術和資金的有利時機。積極與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印度,泰國等生物質能源原料豐富的國家合作,建立海外種植基地,獲得穩定,廉價的原料。加強與歐盟,美國,巴西等國家的合作,發展研發,突破關鍵技術,提高生物質能轉換效率。積極爭取國際社會對生物質能源開發的財政支持。目前,該國有一些項目支持生物質能源部門,如歐盟,美國能源基金和世界銀行。云南,貴州和四川省的生物柴油項目得到了發達國家的技術和資金支持,他們的經驗值得福建學習。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