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合作

您所在位置:首頁 > 交流合作 > 正文

基因編輯專利之爭張鋒贏了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09-27瀏覽次數:1025

上周末圍繞思科這項革命性的基因編輯技術進行了長達一個世紀的專利爭奪戰。

美國專利商標局發布了一項裁決,支持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廣泛研究小組應用的CRISPR基因編輯專利,其中包括中國科學家張峰和叢樂,并沒有否認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詹妮弗杜德納和艾曼紐夏邦蒂歐洲合作者CRISPR擁有的專利。該裁決稱,兩人發現“沒有沖突”。

在裁決當天,第一位財經記者向張峰發了一封電子郵件,但截至記者發稿時,他沒有收到回復。 BroadInstitute的CRISPR專利分享者叢樂也沒有首先回應記者。然而,他曾在與第一金融期刊記者的交流中說過:“我們最初為研究興趣開發了CRISPR技術。專利權的所有權可能不那么關注,但我們希望盡快取得成果。當我們聊天時,我們會說用新東西代替CRISPR會更有意思。我相信該領域的許多科學家都這么認為。“

CRISPR是一種基因編輯方法。簡單地說,病毒可以將自己的基因整合到細菌中,并使用細菌細胞工具復制自己的基因。細菌進化出Crispr系統,以去除病毒的外來入侵基因。利用這個系統,細菌可以悄悄地從染色體上去除病毒基因,這是細菌獨特的免疫系統。這項突破性的技術通過一種叫做CAS9的特殊程序酶發現、切除和替換DNA的特定部分。它可以修剪、切割、替換或添加生物DNA序列。CRISPR技術是生物技術史上的一項歷史性發明,將引領醫藥和農業領域的革命性發展,因此受到科學界和生物技術產業的密切關注。業界幾乎一致認為,這項技術的主要貢獻者肯定會成為諾貝爾獎獲得者,只是時間問題。與Crispr技術的專利糾紛的結果也將決定誰是該技術的主要貢獻者。

上述裁決意味著天高專利戰已經結束。最大的贏家無疑是張峰,因為他擁有十多項與Crispr相關的專利,并將為此獲得巨大利潤。迄今為止,美國專利局已授予50項與Crispr相關的專利,其中15項在BroadInstitute和MIT。根據布羅德研究所的數據,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員可以將他們的技術用于學術研究,但供應商必須為此付費。

裁決公告后,博大研究所公關負責人Leemguire在研究所官網上發表聲明,并正式聲明其對判決的立場:“我們同意專利局認定博大研究所持有的專利和申請蒂圖特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在不同的領域,并沒有相互交叉。決定。”。

同一天,伯克利發表聲明稱其將“尊重”專利法院的判決,但仍堅持認為Jennifer Doudna和Emmanuel Charpentier是CRISPR系統的發明者。

這意味著此法律糾紛可能無法解決,伯克利分行已表示將向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提起上訴。下一次審查和裁決可能會持續一年。紐約大學法學教授Jacob Sherkow說:“當時的裁決很可能是最終的裁決。至于目前的裁決,伯克利失敗了。”

Doudna在裁決后接受電話采訪時告訴記者,他將繼續申請專利,并有可能獲得成功。她說:“我們的專利將覆蓋所有細胞,而張峰的專利僅涵蓋植物和動物細胞。” Doudna去年3月首次接受財務采訪時表示他將“爭奪專利權”。她說:“我們的論文于2012年在《Science》發表后,截至2012年底,已有6家實驗室發表了關于CRISPR技術的文章,其中包括張峰的實驗室。要知道在論文中基于該技術,應用這種技術對人體細胞來說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作為回應,叢樂的回答是:“判斷專利是否有效的標準包括'非顯而易見',是發明人的工作是否'顯然',以及具有基本技能的研究人員是否可以直接思考并制作正是因為這項技術不易實現,才有價值。這部分是我們的工作得到美國專利商標局(美國專利商標局)批準專利仲裁的部分原因。“

CRISPR系統本身不具有作為生物系統的專利性。可以申請CRISPR基因編輯技術和相關方法。 BroadInstitute和合作伙伴為真核細胞(包括人類)提供基因編輯方法,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和2012年文章《Science》中描述的合作伙伴處于非細胞環境中。該方法不涉及真核基因編輯。

該訴訟由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作為原告提起,挑戰張峰和BroadInstitute的十幾項編輯CRISPR基因的專利。作為被告,BroadInstitute堅持認為這兩者是無關緊要的。美國專利局的裁決支持BroadInstitute的主張。

2012年,Jennifer Doudna和Emmanuelle Charpentier撰寫的論文首次分析了CRISPR基因編輯系統在體外精確DNA切割的可行性。作為CRISPR的第一個發明者,兩位女科學家被廣泛認為獲得諾貝爾獎,這項技術也被認為是一項具有百年歷史的生物技術發明。

然而,這一戲劇性事件發生在2013年1月。通訊作者張峰和作為第一作者的叢樂發表了一篇關于如何將CRISPR基因編輯技術應用于植物,動物和人體細胞等的論文《Science》。幾個獨立的研究小組已經完成了人類細胞中第一個CRISPR系統的編輯,這充分證明了CRISPR技術具有修飾哺乳動物基因組的潛力,這將有助于改善人類疾病建模和新療法的探索。

“基因編輯技術首次應用于動植物細胞和人體細胞”成為專利競賽的核心。誰應該獲得在植物和動物中使用CRISPR的專利?它是CRISPR基因編輯技術的第一個。發明人還將CRISPR開發成更有趣和有意義的系統,以打開“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用于將CRISPR用于人類基因治療,轉基因作物和基因工程動物。

美國專利商標局的評委認為,在張峰之前,沒有研究人員可以絕對確認CRISPR可用于人體細胞等有核細胞,而張峰的發明并不是一個簡單的延伸。因此,他們確定張峰能夠保留他的專利。

BroadInstitute的合伙人兼哈佛大學教授George Church博士表示,專利戰將永遠平靜下來,如果思科的技術真的可以作為一種藥物開發,那將需要大量的研究和技術改進。他說:“沒有Doudna的技術基礎作為支持,張峰不太可能在人體細胞上應用,但如果沒有新的科學研究來改進技術,那么Doudna和張峰的研究都不足以支持藥物開發。”

即使在專利糾紛的不明確階段,持有CRISPR專利的三位科學家表示,最重要的是讓CRISPR技術在藥物開發中發揮作用并盡快產生社會影響。現在專利所有權很明確,CRISPR技術的商業化進程可能會加速。

去年,Doudna告訴記者:“由于CRISPR的技術非常有效,臨床試驗可以在未來1 - 2年內實現。治療遺傳缺陷的藥物可以在未來10年內開發出來。”但是,她認為必須有改進的余地。為此,她還與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CSF)醫學院合作研究免疫療法,以治療由遺傳缺陷引起的疾病,如地中海貧血等單基因遺傳性疾病。

關于CRISPR技術的未來應用,Doudna還表示主要有三個方面,一個是醫學基因治療疾病;另一種是農業應用,如轉基因作物;第三個是工業應用,即優化。藥物研發和制造。

盡管使用CRISPR技術的藥物開發仍處于早期階段,但這些擁有專利CRISPR專利的科學家已經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專利裁決也對其公司的股價產生了重大影響。例如,擁有BroadInstitute專利的公司EditasMedicine在宣布裁決的當天飆升了30%。張峰和GeorgeChurch是該公司的聯合創始人。 Editas去年花了1100萬美元來幫助BroadInstitute解決它所面臨的法律挑戰。今年,他們將使用這項技術治療罕見的眼病。

相比之下,擁有Doudna及其合作伙伴專利的Intellia Therapeutics和CRISPR Therapeutics當天下跌了近10%。這兩家公司還籌集了數億美元。

與基因測序一樣,CRISPR也是一項基礎技術。例如,如果生活是一本書,我們以前只能讀它,但現在我們可以寫它。許多公司和研究機構可以直接使用CRISPR進行遺傳修飾。近年來,國內科學家和研究機構取得了顯著進展,例如,在遺傳編輯的靈長類動物等動物模型中。

然而,當人們對CRISPR技術的發明感到興奮時,由此引起的深刻的倫理和社會問題也引起了科學家的討論。例如,當您想到生殖細胞或胚胎的遺傳編輯時,這些將對人類進化產生深遠的影響。

在未來,CRISPR的發展有幾個主要趨勢,包括一些尚未開發的領域。例如,我們現在可以輕松修改基因序列,并可能同時修改多個基因。請注意,治療癌癥,心臟病,糖尿病和肝炎等疾病的基因不止一個。

另一個主要趨勢是將CRISPR技術與其他類型的技術相結合,例如基因測序,基因表達分析,疾病模型,藥物輸送技術,甚至與數學等基礎學科的跨境合作,以及IT領域。大數據研究與機器學習相結合。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