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合作

您所在位置:首頁 > 交流合作 > 正文

CHIC大佬聲音:創新讓強者恒強 小公司如何不死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09-18瀏覽次數:926

未來5到10年,哪些領域將成為我們競爭的主戰場?投資多頭會在哪里看?誰將成為未來的明星制造商?

4月初,來自世界頂級投資銀行,公共和私營風險投資家,國內和國際醫療行業巨頭以及政府服務部門的意見領袖都有權在業內發言。它們由中國醫療保健聯盟收集,由荔枝集團組織。中國醫療投資峰會(CHIC)。

楊青博士

由無錫藥明康德首席運營官兼執行副總裁楊青博士主持,中國醫藥創新促進會執行董事宋瑞林,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所長蔣華良,杜英,CEO of Dingding Pharmaceutical,強生,創新商業合作全球副總裁張志敏先生參加了“創新中國”論壇,將整個峰會推向了高潮。

從硅谷到東海岸,從美國到中國,從創業型生物技術公司到跨國制藥公司.中國CRO的領先公司,藥明康德的首席運營官,以及百花協會創始人之一楊青博士,已經工作了近20年。生物醫學領域的新藥開發和對整個行業創新能力的理解可以被描述為見解。因此,在討論開始之前,他提出了“什么是創新,如何在中國環境中創新”的核心問題。

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蔣華良主任

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以創新藥物的基礎研究,應用基礎和應用開發為基礎,是中國歷史最悠久的藥物研究機構。作為藥店的主人,蔣華良主任的任務在當前是特殊的。難。他說,目前他們也在跟隨國家的步伐進行科學改革,特別是基礎/原始科學研究的改革。改革的目標是使其研究成為國民經濟工業化的一部分,即在大平臺(區域經濟)中。在藥物研究所的背景下,通過增強探索性研究的力度和取消一些繁瑣的研發團隊來提高科研效率,新藥研發的數量有所增加。此外,制藥業今年加大了產品轉移(技術轉讓)的力度,鼓勵研究人員開展可以轉化的創新研發。

例如,2014年,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與蘇州工業園區共同建立了蘇州成就轉化中心,負責上海藥物研究所的轉型及其參與創新。隨著上海醫藥研究院的發展,上海醫藥通過引進蘇州工業園區來到蘇州工業園區。蘇州望山王水生物醫藥有限公司成功建立(專注于新藥研發,綠色工藝研發,高端仿制藥)。研發等蘇州蘇潤生物醫藥有限公司(一流的抗腫瘤藥物研發,新的國際領先目標),蘇州蘇靈生物醫藥有限公司(專注于腫瘤耐藥性研究,開發反.毒副作用)新腫瘤藥物),蘇州蘇榮生物醫藥有限公司(高端制劑CRO服務項目),艾麗康生物醫藥(蘇州)有限公司(降血糖藥物開發項目),蘇州海科醫藥科技有限公司有限公司(CRO服務藥物代謝研究)項目)和藥物安全評估CRO服務項目(準備中)。

杜鼎制藥,紅杉資本投資者杜瑩(左三)

作為20世紀80年代首次從國內回國的海歸女士,杜瑩女士是多家制藥公司董事和投資者的多重身份,被業界稱贊為引領中國醫藥行業創新的潮流制造者。什么是生物醫學自主創新之路,需要多長時間?當時,她說創新之路需要繼續下去,而且沒有盡頭。

杜瑩女士于2002年回到中國。當時,在與禮來,強生和安進合作后,她意識到中國的創新能力明顯不足,因此我們的中國人已經將創新藥物與定價區分開來。使用泛型非常困難,更不用說考慮是做最好的還是一流的。總而言之,從Hutchison到Zailab(張鼎制藥),她最大的感受是創新需要“人才,激情,國際化和資本”的完美結合,這四者都是不可或缺的。

回顧過去10年的經驗,許多公司已經成為決策或管理錯誤的途徑,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沒有創新。如果你想成為整個行業的領導者,你需要像牛頓先生所說的那樣“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然后進行創新,這樣成功的可能性就會高得多。

張志敏,強生創新業務合作副總裁

來自強生公司的張志敏談到了跨國公司如何從跨國公司的角度進行創新。他們的做法通常與學校,研究機構,小公司和世界的創新藥物和成就的轉變有關。與此同時,一些大公司也將建立自己的公司,以幫助公司作為投資者進行創新。作為投資者,他們重視創始人的經驗(制藥經驗),他們更愿意投資一個細分市場的領先公司,或幫助公司成為該細分市場的領先公司。

中國醫藥創新促進會主席宋瑞林笑著說,左邊是中國醫藥行業最成功的投資者之一(杜英),中國最大的研究機構(江華良)主任誰是希望成為投資者和研究機構的權利。媒體認為,因為中國人比歐洲人吃的藥更多,毫無疑問,中國企業自己研發新藥具有重要意義,前景廣闊。在這里,他也希望中國能夠實現基于模仿的創新目標,最終實現創新的目標。政府將繼續支持第一批仿制藥,穩定市場,擴大市場,如果中國市場能夠,那么做仿制藥也非常令人興奮。

目前,有些公司已經在第二次(或第三次)臨床試驗中獲得了藥物,然后是基因組學,生物標志物分析,這是否有價值。杜瑩女士首先肯定了企業對失敗者的基因分型的價值。同時,她還強調生物標志物本身需要在研發過程中進行。目前,2.3期的亞型研究已經失敗,分組效果不明顯。

此外,談到創新問題,參與討論的四個人一致認為,中國企業的藥品產量遠低于諾華和安進等跨國制藥公司。因此,本地公司最大的困難是第一次模仿。而且抓住模仿的難度。目前,在中國制造創新藥物非常困難。沒有仿制藥可以為創新藥物賺錢。許多公司都使用創新的旗幟。事實上,90%依靠仿制藥來賺錢。與國際情況相比,這種現象非常罕見。的。但是,由于中國競爭激烈的環境,退一步,對于資金不足的小公司來說,生存比創新更重要。然而,從長遠來看,他們都同意小企業應該做一些“小而美”的產品,以歡迎大公司和投資者的青睞。

最后,楊青博士總結道:21世紀是生物學的世紀,是全民的創新,是企業家的背景。生物醫藥行業的前景非常好!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