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展示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產品展示 > 正文

乳腺癌靶向藥Kadcyla或與患者說“再見”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2-10瀏覽次數:1514

0×251C

2013年2月22日,Kadcyla被FDA正式批準。它的存在延長了因轉移性乳腺癌死亡數月甚至數年的婦女的壽命,與其他治療相比,副作用很小。

然而,英國經濟有效的監管機構國家衛生和醫療質量標準局(NICE)宣布,Kadcyla的價格過高,保險難以承受。盡管羅氏承諾給予折扣,但14.5個月的平均治療費用超過9萬英鎊(約75萬元人民幣),超過了尼斯的二線癌癥藥物價格范圍。

目前,英國每年約有1200名患有晚期Her2陽性乳腺癌的婦女不允許服用這種藥物。

在最近的一份決定草案中,NICE在與制藥巨頭羅氏公司的價格談判暫停后,暫時決定拒絕使用Kadcyla。尼斯的Carole Longson教授說:“事實上,與Kadcyla帶來的功效相比,它的價格確實太高了。”

據報道,相關人員將于今年2月做出最終決定。如果羅氏不改變主意,英國6000名乳腺癌患者在未來五年內將不被允許使用Kadcyla治療。

一些專家敦促羅氏公司(Roche)降低Kadcyla的價格。羅氏公司去年的全球利潤為14萬億英鎊。同時,專家們也譴責尼斯公司無法達成最終協議。現任乳腺癌首席執行官摩根男爵夫人認為,這一災難性的決定給晚期乳腺癌治療帶來了巨大的挫折。

“NICE和羅氏不做出妥協讓步。它就像一個被遺棄的中學(已故)乳腺癌患者。雙方都有一定的責任。這種魯莽的邊緣政策將很快讓最急切的患者失去他們的大部分生命一種好藥,“摩根男爵夫人說。

Kadcyla最初于2014年2月被癌癥藥物基金會批準使用。但去年7月,該基金將責任移交給了NICE。據了解,該基金由David Cameron于2010年成立,用于支付不符合嚴格NICE指南的藥物。但隨著預算的大幅增加,該基金已全面修改其職責。

羅氏也給予了一定的優惠政策。例如,羅氏只向NHS收取了為期14個月的藥物療程,費用低于89,000英鎊。在此之后,將免費為患者提供藥物。

總體而言,15%的患者壽命超過14個月,其中大多數患者的壽命超過幾年。羅氏認為,免費藥物將使NHS為長壽患者節省數千萬英鎊。接受Kadcyla治療的女性將繼續遵循這一政策。但如果NICE最終決定拒絕使用Kadcyla,那么新患者將無法再享受這項優惠政策。

目前,Kadcyla在蘇格蘭,威爾士或北愛爾蘭不被用作常規藥物。蘇格蘭制藥聯合會將在過去幾個月內決定使用這種藥物。如果NICE改變主意,威爾士和北愛爾蘭的患者可能會使用Kadcyla。

羅氏英國公司的理查德歐文說:“我們希望與NICE重新談判,以改變這一初步決定,以確保我們為患者及其家人做正確的事。”

實際上,在批準使用之后,Kadcyla經常被NHS定價過高。他也拒絕使用它。然而,由于癌癥治療的特殊性及其療效,目前尚無定論。看來這個NHS真的無力支付。然而,如何在確保患者治療不受影響的前提下解決這一問題是專家和患者的共同期望。

但是,國內患者不必擔心這種藥物的現狀。據了解,Kadcyla尚未在該國上市,因此不存在退市與否的問題。但與這種藥物相比,值得我們關注的是無可爭辯的事實,即腫瘤靶向藥物的價格非常高。

在臨床治療中可以看出,在靶向治療后,患者確實延長了存活時間。可以看出,許多靶向藥物是有效的,遺憾的是它們被丟棄用于適合靶向治療的患者。然而,從現實情況來看,由于經濟負擔沉重,許多家庭已經放棄使用針對性藥物。

一般而言,我們的目標藥物價格昂貴有幾個原因。首先,藥物進入診所之前的開發往往需要幾年時間,而且最初的投資很大,因此許多進口新藥價格昂貴。此外,在中國以專利藥為基礎的抗腫瘤藥物均單獨定價,并具有單獨定價的能力。此外,抗腫瘤藥物在該國的稅收較高。據報道,中國大陸的藥品增值稅率為17%,高于歐洲國家平均8.8%。瑞典和其他國家甚至沒有藥物增值稅。再加上藥品不規則流通帶來的一定程度的假高價格。當患者掌握在患者手中時,藥物的價格一直難以想象。

有專家還指出,中國市場幾乎沒有針對藥物的仿制藥,競爭更加激烈,進口目標藥物的價格自然難以下降。

更重要的是,大多數目標藥物不包括在全國居民的基本醫療保險中。不在醫療保險范圍內的報銷也意味著一旦使用高靶向藥物,就會自費。許多針對性的藥物治療每月花費高達10萬元,所有的壓力都集中在個人和家庭,這比英國對NHS的關注更痛苦。

然而,值得期待的是,為了解決目標藥物的高價格問題,國家也在不斷努力談判癌癥治療藥物的價格和醫療保險的報銷。

2015年全國藥品價格談判首先帶來了降價的好消息。最近在上海推出的健康保險政策還規定,24種藥物,包括一些針對癌癥分子的靶向藥物,都包含在醫療保險金中,大大減輕了患者及其家屬的負擔。與此同時,中國許多省市也在探索將越來越多的高成本目標藥物納入醫療保險的方法。

如果我們說目標藥物已經遠離我們,那么隨著有針對性藥物的發展和各種政策的逐步完善,其價格將逐步向公眾開放。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