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展示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產品展示 > 正文

生物柴油:黎明之前盼曙光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1-15瀏覽次數:1230

不久前,2015中國生物柴油產業發展研討會和國家生物柴油產業合作組年會在北京召開。包括企業代表和生物柴油領域專家在內的100多人參加了會議。在會上,中國化工報記者了解到,國內生物柴油行業仍處于發展困境。

那么,中國生物柴油行業目前的發展特征是什么?需要做出哪些努力才能擺脫這個行業?

企業數量下降了90%

為響應中國生物柴油的發展,國家生物柴油產業合作集團秘書長孫善林表示:“作為戰略性新興能源產業的生物柴油在中國起步較晚,并且已經發展了大約10年。然而,由于各種條件,生物柴油行業的影響在波谷中很難。“

生物柴油行業的“峰值波谷”直觀地反映在制造公司的數量上。據記者了解,在發展高峰期,國內有300多家生物柴油公司,但現在已降至不足30家。

生物柴油經常混入石化柴油中使用,因此市場受到石化柴油的嚴重影響。中石化石化科學研究院高級工程師杜澤學表示,自2012年以來,國內石化柴油市場供過于求,自2013年以來,石化柴油的消費量并未上升。在當前全球經濟放緩的情況下,石化柴油消費市場將繼續下滑。生物柴油也面臨下游市場和石油柴油的下滑。

國家生物柴油產業合作組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寧壽奇說:“鑒于國際原油價格目前徘徊在每桶50美元左右,以及廢油原料價格作為生物柴油的原料生物柴油企業的原材料和銷售仍然居高不下,長期維持在1500元左右/噸左右,原材料和銷售價格相差2000元/噸,短期內不會回歸。生物柴油行業的“新常態”。“

總線演示提供了一個成功的樣本

然而,記者還了解到,中國有更多成功的促進和使用生物柴油的例子。

2013年8月,上海市食品安全委員會辦公室,上海市食品安全工作聯合會,上海市綠化與城市外觀管理局,同濟大學,上海華誼推廣上海廚余廢油脂生物柴油混合燃料示范應用項目集團)有限公司與上海中奇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簽訂了“六方合作協議”。

其中,上海中奇環保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華誼(集團)有限公司是項目石油集團的成員,在工作期間提供技術支持。同濟大學是項目技術控制組的成員,上海公交集團公司是項目運營組的成員。上海發展和改革研究所是項目政策小組的成員,食品安全聯盟是項目協調小組的成員。

上海中財環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楊建斌表示,該項目的推廣有其獨特的背景。首先,廢油脂中生物柴油原料成本高,銷售渠道不暢,企業盈利難度大。二,進一步研究復雜來源廢油生物柴油的生產技術和配制技術;生物柴油的使用尚不清楚。尚未確定生物柴油的當地標準,車輛生物柴油使用的激勵政策以及激勵機制。第四,上海基本形成了廚房和廚房廢物收集和運輸的閉環管理。模式,但廚房廢油利用的最后一個環節(使用鏈接)需要盡快打開。

據了解,該項目目前共涉及104輛公交車,其中84輛使用B5生物柴油混合燃料,20輛使用B10生物柴油混合燃料,且油品質量符合國家V標準。截至2015年10月1日,104輛公共汽車(10條線路)共計6,592,700公里,生物柴油混合燃料B5/B10的消耗總量為131,800升(相當于消耗純凈的BD100 108.8噸)。其中,截至2015年10月1日,第一輛公交車累計達到13.58萬公里。

此外,這些公共汽車發動機燃燒生物柴油混合燃料B5/B10運行車輛的結論是好的。楊建斌說:“首先,車輛跟蹤和抽樣檢驗結果表明,生物柴油混合燃料B5/B10產品質量穩定。使用生物柴油混合燃料B5可以節省3.8%的石化柴油;生物柴油混合燃料B10可以節省約7%的石化柴油。其次,在實際的道路排放測試中,國家III,國IV和國家V巴士使用生物柴油混合燃料B5/B10,所有排放均符合排放標準.B10公交車的PM排放量減少約10%;氮氧化物略微增加1.5%; PN排放基本相等。第三,內窺鏡檢查,從第一階段到第五階段共104輛巴士,包括首次使用B5生物柴油已運行超過1300萬公里,發動機活塞,閥門和燃油噴射器等關鍵部件表面沒有積碳,這不會影響公交車的正常使用。“

楊建斌告訴記者,示范項目的成功開發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相關政府部門的主導作用。在相關政府部門的領導下,參與項目的六個單位在工作開始前簽署了合作協議,明確任務和責任。這種合作可以為其他省份提供促進生物柴油混合燃料的經驗。

多方影響行業發展

對于目前生物柴油行業的發展,許多企業家將其描述為“嚴冬”。由于進入“嚴冬”的原因,孫善林認為,主流銷售市場仍然受到生物柴油關閉,未能滿足原料供應需求,缺乏政策支持等諸多因素的影響。

談到原料水平,陜西和盛生物柴油技術開發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何能德認為,隨著石化柴油價格的再次下跌,生物柴油的銷售價格已經低于冰點。 4000元/噸。并且買家很少。由于生物柴油價格的冰點,原材料,水和石油的收集是無利可圖的。目前,每噸sw水和廢油的價格分別為2300元和2800元。價格和價格的下降導致價格不足,原材料供應嚴重不足。

為了響應政策層面,何能德也表達了自己的觀點。首先,國家稅務總局直到2010年才確定對生物柴油的消費稅免征。長期以來,該行業一直處于合法生產和銷售的奇怪圈子。生物柴油主要在混合油市場銷售,較小的銷售使這一有利政策非常有限。其次,《關于組織申報生物能源和生物化工原料基地補助資金的通知》和《關于調整完善資源綜合利用產品及勞務增值稅政策的通知》提供生物燃料生產補貼和銷售退稅,但更高的門檻使得這一政策的有利單位非常罕見。第三,增值稅扣除3退稅7退稅政策,在實際操作中,由于納稅申報周期較長,導致企業資金使用量較大,而且還稅申請成本增加,增加了企業資金壓力。向買方開具發票意味著成本增加17%,幾乎“吃掉”公司的所有利潤。

產品質量也是原因之一。據了解,國內生物柴油企業多為民營小企業,分布相對分散,各有不同的利益,難以統一管理,嚴格完善的產品質量控制體系是不可能談的。目前,主流銷售市場仍然關閉生物柴油,而產品質量參差不齊導致市場接受度越來越低。何能德說,一些生物柴油廠的低質量嚴重威脅著企業的生存。目前,約有90%的國內生物柴油生產商被關閉,只有約10%的企業仍在努力維持生計。曾經高調進入生物柴油生產行業的中央企業最終以1元的價格出售其資產。

據記者了解,測試設施的投資占生物柴油廠投資的很大一部分。因此,中國大多數生物柴油廠尚未建立全面的檢測系統,難以生產出穩定合格的產品。寧壽奇說,生物柴油廠與石化煉油廠不同。它將投資200多億元用于石化煉油廠,年產1000萬噸產品。建設綜合檢測系統將耗資約1000萬元,約占成本的0.5%;每年投資2000萬元,生產2萬噸生物柴油。生物柴油廠必須投資300萬至400萬元建設基礎檢測設施,約占成本的15%。

企業之間的技術壁壘也難以打破。據寧壽奇介紹,目前尚無成功轉讓現有生物柴油生產技術的案例。這導致現有的生物柴油公司各自都有自己獨特的經驗,但很難溝通和分享。

何能德說,更令人擔憂的是,2015年生物柴油行業的產能將近200萬噸。可以預見,新企業的建成和投產將在上述行業之前給行業帶來更多的惡性競爭。問題得到妥善解決。

內部修理和外部助手可以迎來曙光

業內普遍認為,2015年發布的《生物柴油產業發展政策》和《加快成品油質量升級工作方案》對生物柴油行業的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并指出了新的方向。

其中,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等7個部委于2015年5月下發了《關于印發的通知》[0x9A8b]。《加快成品油質量升級工作方案》提到,從2016年1月1日起,東部地區將供應全系列符合國家V標準的車用汽油(包括E10乙醇汽油)和車用柴油(包括B5生物柴油);從2017年1月1日起,該國供應汽油(包括E10乙醇)。汽油)和符合國家V標準的車用柴油(包括B5生物柴油),并阻止國內低于國家V標準的汽油和柴油銷售。

一位生物柴油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雖然生物柴油行業的發展遇到了嚴重的瓶頸期,但黎明前的黑暗是黎明的前奏。

何能德表示,為了促進生物柴油產業的發展,在整個產業鏈中明確的原材料收集、生產、加工和銷售的政策支持至關重要,而個人的生產政策支持并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孫善林認為,我國生物柴油的發展具有將廢物轉化為財富、回收廢油資源、控制廢油流入餐桌的社會意義。然而,目前我國廢油因非法經營流入居民桌的現象比較普遍,而目前的原油價格。在急劇下降的情況下,由于生物柴油行業的經營率下降,逆流式原料油加工行業的現象有所上升,增加了流向餐桌的風險,增加了生物柴油公司收集原料的難度。他說,這個行業有一定的復雜性,很難管理。但是,只要各有關單位和有關部門能夠充分重視和加強溝通交流,就一定能解決生物柴油企業原料難以收集的問題。

孫善林還表示,要在鐵上拼搏。生物柴油生產商只有在自我提升的情況下才能經受住市場和其他方面的挑戰。首先,公司必須生產符合《方案》的穩定和合格產品,以促進生物柴油行業的進一步發展。此外,《GB/-2015柴油機燃料調和用生物柴油(BD100)》明確指出,生物柴油生產商必須建立完整的產品質量控制體系,包括預生產,中期生產和產品質量檢驗系統,以實現生產過程的實時測試。

何能德說,生物柴油難以進入石化柴油主流市場的原因是生物柴油的氧化穩定性,硫含量和游離甘油難以滿足混合要求。他認為,企業需要建立健全完善的生產管理體系,從根本上保證產品質量;建立完善的產品質量控制體系,確保產品質量符合國家V標準。

“必須投資完善的產品質量檢驗體系。沒有運氣。指標測試只能通過儀器獲得的結果計算,國家標準的要求不嚴格。只要生產過程合理,生產設備完善,產品就可以穩定合格。此外,生產過程中需要確保以下指標:生物柴油產品的產量不低于90%;噸生物柴油消耗甲醇不高于125kg,淡水不高于0.35m3,綜合能耗不超過150kg標準煤;副產物甘油必須回收,分離和純化; “三廢”必須符合標準排放標準。“何能德說。”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