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展示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產品展示 > 正文

像存錢一樣存你的基因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1-01瀏覽次數:1103

華達基因團隊

Huada Gene成立于1999年,是世界上最大的基因組學研究中心,擁有工業,教育和研究一體化的創新發展模式。它在世界范圍內設立了分支機構并建立了廣泛的合作,并將前沿多學科研究成果應用于醫療衛生,農業育種,資源保護等領域。我們將推動遺傳學科技成果轉化。深圳國家基因庫由深圳華達基因組建設運營。

最新成就

國家基因庫分兩個階段建成。目前,第一階段基本完成了840萬個樣本。預計將于今年10月投入使用。根據規劃,到2015年,我們將建立和完善生物資源樣本庫,完成自動樣品處理管道。據估計,將保留3000萬個可追蹤的生物實驗樣本。

6月30日,深圳鹽田,熱浪滾滾。北山路136號的幾棟白色建筑物并不引人注目。大量數據就像螺旋狀,每天從這里涌出。世界上最大的基因組研究中心深圳華達基因隱藏在這些白色建筑中,產生了40%的全球測序數據。

大約20公里外,在深圳大鵬街下沙地區的荷塘寨地塊上建造了一個116,000平方米的巨大“露臺”。這是華達基因組構建和運營的第一個國家基因庫。第一階段基本完成,有840萬個樣本。預計將于今年10月投入使用。

Gene Treasury:一部擁有4萬年歷史的高清電影

華大基因董事長王健將即將到來的國家基因庫描述為每個人的“生物銀行”。 2015年10月,中國第一個國家基因庫有望投入使用。 “如果我們把你的個人物品放在基因庫中,我們就是真正的財政部。”

2011年1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批準深圳依靠華大基因集團建立國家基因庫。同年10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財政部,工業和信息化部和當時的衛生部批準,深圳國家基因庫由深圳華大基因集團建設和運營。

距離鹽田華達基因總部約20公里,在深圳大鵬街下沙區的“荷塘子”地塊上建造了一個116,000平方米的巨大“露臺”。 2002年4月5日,《科學》雜志14頁出版華達基因《水稻(秈稻)基因組的工作框架序列圖》,封面是美麗的云南紅河哈尼臺。正在建設的國家基因庫,建筑的形狀基本上是基于巨大的哈尼梯田,分為兩個階段。目前階段基本完成,樣本規模已達840萬。

“將來,你可以將你的血液,細胞,尿液,meta,DNA和RNA放在這里,動物,植物,海洋和微生物組織將得到保護。”根據該計劃,到2015年建立一個完整的生物資源和配套設施數據庫。自動化樣品處理管道預計將擁有3000萬個可追蹤的生物測試樣本。 “人們的樣本,特別是那些與醫療健康有關的樣本,將占主導地位。”

建筑物“國庫”中的數據大小是多少? “憑借高清電影4G B和1.5小時的持續時間,如果將國家基因庫用作高清電影,則需要4萬年。”國家基因庫的負責人曾將其描述為一幅圖像。

測序工廠:超過100個測序儀24小時運行

基因“寶庫”聽起來很高,但王健的遺傳研究和工業化的應用,自嘲作為一種非常“習俗”的東西,“我們因害怕死亡而貪婪,只想在世界面前幸福”。

1999年,楊煥明博士獲博士學位。在哥本哈根大學的遺傳學中,來自華盛頓大學的王健和俞鈞“自稱”,將其注冊申請作為中國代表提交給人類基因組計劃。他們負責3號染色體短臂末端的30 M b(mega)堿基測序,這只是總計劃的1%。

“那時候,沒有電子屏幕。只有10米長,3米高的遺傳地圖可以懸掛。有人每天都會用筆和尺子填充。”

6月30日,當記者走進深圳鹽田的華大基因時,他看不到王健記憶中的“手工作坊”。相反,他取代了100多個每天24小時自動化的測序儀。

精準醫學:首先在遺傳圖譜中尋找“拼寫錯誤”

王劍鋒說,他是華大基因的“大老鼠”。 2002年,他被診斷患有冠心病。他給自己做了基因測試,發現了各種易感基因,如糖脂和代謝綜合征相關基因,心血管和猝死相關基因,以及腫瘤易感基因。老頑童王健坦率地說他害怕死亡,他開始利用他的遺傳數據準確測量自己的冠心病。他還定期預測對體內生態平衡的監測,然后通過飲食和鍛煉進行調整。

王健記錄了自己的遺傳蛋白,新陳代謝,菌群,環境,平時的體質評價,運動,營養,睡眠,飲食甚至情緒,并持續追蹤10年。他記錄了超過14T的多組健康狀況。數據。

他認為他的模型是對精準醫學的考驗。

2015年1月,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在國情咨文講話中談到人類基因組計劃的結果,并宣布了一個新項目,即精確醫療計劃。 “精準醫療計劃是及時承擔人類基因組計劃,基本上是對目前醫療保健的改革。”南方醫科大學基礎醫學院副院長張文清認為精準醫學將影響和改變未來。醫療,藥物開發和使用使治療,診斷和用藥更加精確。

2013年,國家基因庫出生缺陷聯盟正式成立。在王健的眼中,超過一半的疾病可以通過基因測序提前預防和管理。第一類是用于遺傳出生缺陷的產前檢測,第二類用于病毒和細菌的基因檢測,如艾滋病,埃博拉病毒,SARS,肺結核等,通過基因測序也可以找出“罪魁禍首”。此外,許多腫瘤的發生也是遺傳變異的結果。

基因測序如何“鎖定”疾病?

楊必成博士,博士在生物科學和華達Genea總部辦公室主任,給出了一個圖像描述:D N A的正常表達可以理解為一段文字。如果文本中出現拼寫錯誤,則可能會失去正確的含義。測序是與正常序列比較以找出哪個細胞是錯誤的。有不同類型的錯誤,可能是錯字。整個段落可能是錯誤的,或者可能是一段跳到另一個位置。此時,通過測序結果,分析基因突變,找到對應于疾病的基因,這對于正確的藥物是方便的。

了解遺傳圖譜只是邁向精準醫學的第一步。 “惡性腫瘤常伴有許多基因位點的突變。”南方醫科大學遺傳學研究所所長馬文利表示,疾病始終是外在因素和內在因素的結合,惡性腫瘤也不例外。楊必成還承認,基因不是一個單一的過程,而是一個復雜的相互作用過程,可能涉及許多特征,為了找到科學的解決方案,有必要積累大量的數據。

但基因檢測的應用正在加速。深圳國家基因庫建成后,這個巨大的“生物銀行”將為中國生命科學研究和生物產業的發展提供基礎和配套服務平臺,存儲和管理中國特有的遺傳資源,生物信息和遺傳數據。同時,依托生物資源,形成了從資源到科研再到產業的全方位,全覆蓋的模式,實現了大資源,大數據,大科學,大產業的整合和應用。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