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展示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產品展示 > 正文

制造強國戰略下大健康產業的跨界與轉型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0-29瀏覽次數:1526

2015年12月19日,由新華社《財經國家周刊》和新華社智庫共同主辦的“2015中國制造業創新論壇”在深圳龍崗成功舉辦。健康是人類永恒的主題,是社會進步的象征,是人類幸福的基礎。今天的大健康產業已進入頂級設計和系統集成的時代。開展跨界融合,傳統產業和新興衛生產業轉型升級將是發展的必然趨勢。《中國制造2025》全面部署實施制造和加強國家戰略,包括生物醫藥和高性能醫療器械在下一步發展的關鍵領域之一;十八屆五中全會經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將“健康中國”推向國家戰略。中國的大健康產業即將開啟歷史發展的新紀元。

平行對話3:在建立強大國家的戰略下跨越和轉變大型醫療行業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

陳思平深圳大學醫學超聲關鍵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主任

廣東省生物醫學信息檢測與超聲成像重點實驗室主任,廣東省人民政府參贊

林漢成深圳市公立醫院管理中心副主任

胡翔深圳貝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

楊悅中國民營經濟國際互助協會董事會主席兼黨組主席

吳亞珍美亞生物科技集團董事兼總裁

以下是演講記錄:

主持人(張超):

接下來,我進入了討論會。吳義珍女士,楊悅校長,胡翔校長,林漢成主任和陳四平老師出席了會議。雖然沒有多少聽眾,但我必須繼續工作。

首先,當我們開始討論時,我們首先詢問了三位真正從事這個行業的企業家。我國引入了2025計劃,其中包括高性能醫療設備和生物醫學,但在計劃的詳細分析中提到。我們與國際先進技術還有一定的差距,所以我想問一下:生物醫學,高端醫療設備,我們與國際先進水平之間的差距在哪里?根本原因是什么?陳老師,你談到這方面的醫療設備嗎?

陳四平:這個問題實際上是一個制造業的共同問題。在醫療設備方面,可能存在一些問題,因為醫療設備不是純粹的醫療設備,例如鋼鐵和煉鋼,醫療設備。它是一個支持醫療設備的跨學科學科,或者我們使用生物科學術語來支持生物醫學工程。有許多學科支持這一領域,隨著周圍行業或專業的發展,它是如何完成的或如何發展?關系。

主持人(張超):因此涉及到一個問題。你剛才說每個人都應該有熱情。事實上,醫療器械行業的熱情非常高。你還說在2010年有15,000,現在超過2萬,我們非常熱情,這回到了我們樓上的論壇。討論的主題是國家制造業創新中心的問題。為了一些共性,我們如何能夠將更多公司聯合起來?從生物醫學的角度來看,胡宗的技術和基礎技術研究,我們現在在哪里與國際社會進行比較?問題出在哪兒?

胡翔:如今,從研發開始,中國在過去幾年的發展速度非常快。一個是足夠的投資。因為GDP的比例已經上升,我已經在國外待了十年。一些大型項目由中國資助。此外,在人才庫中,這一輪生命科學革命對中國非常有利。那時,我們都羨慕IT和互聯網,因為當時他們可以在公司找到一份好工作。拿高薪,但沒有選擇學習醫學和學習生命科學。如果你想以高薪醫生的身份獲得醫療證明,這是非常困難的,所以你可以在大學里做研究。但是20或30年后,你會發現整個生命科學領域有許多中國科學家。幾十年來,這些人一直在發達國家進行研究,并且是領先的人物。此外,我們可以投資科學研究。大量人才的回歸,良好的研究,以及中國巨大的市場,如果這幾個項目很好地結合起來,我不擔心技術研究。

主持人(張超):你這已經做了十年了,也是中國的先驅。與西歐的干細胞公司相比,您認為它有點落后嗎?

胡翔:企業在這個領域很難領導,因為它太多了。我們在哪里領導?首先,我們可以從脂肪或肌肉來源分化為血管細胞。缺血性疾病是一個很大的類別。心絞痛是缺血性的,骨壞死是缺乏四種血液,而糖尿病也是缺血的問題。在這方面,我們應該說我們處于世界的前列,因為我們擁有PCT的國際專利。事實上,我們也在互相幫助,等等。我們在這些領域都處于領先地位。事實上,我們是世界上最早對傳統監督質量干細胞進行臨床應用研究的人。當我們宣布時,我們也是最早的。但是這么多年來,由于中國立法的問題,我們做了與澳大利亞,加拿大,美國和韓國一樣的事情。已經批準,潰瘍性結腸炎的治療等已得到批準,而且我們宣布心臟病的晚期批準,所以這不是我們的問題,在我們以前的技術領先,現在很多技術領先,但問題是我們整個產品注冊聲明是一個大問題。題。

主持人(張超):吳先生方面沒有這樣的問題,因為你的母公司在臺灣。如果中國的機制不起作用,你可以把它帶到臺灣去做。回到剛才的問題,你可以比較中國大陸的政策和臺灣的政策。您認為我們在干細胞方面存在哪些問題或缺點?

吳亦禎:我認為大陸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判斷商業價值和敏感度,以及品牌的建立。例如,每個人都知道輝瑞的主要藥物制造商?他賺了什么藥?偉哥。從科學家的研究和開發的角度來看,它實際上是一種失敗的心血管治療藥物,并沒有通過美國FDA,但制藥廠非常聰明。他們發現這種藥物對男性的性生活非常有效。他立即申請并通過了將來,馬將被出售,一項可能失敗的科學研究,但它在商業判斷和整合營銷方面是最成功的。如果他沒有這個想法,這種藥就會消失。謝謝!

主持人(張超):你們對吳還是很政治,那就是我們的寶島臺灣。回到政治觀點,我們提出在2025年建立制造業,醫療設備,生物醫藥等,這些特殊項目的后續工作將逐步引入“十三五”規劃,從你所從事的從生物醫學的角度來看,特別是如果你現在在大陸做生意,你認為政府應該采取什么樣的政策來支持生物醫藥企業的發展?

吳一禎:實際上,在美國的早期,奧巴馬一次禁止干細胞,但他的禁令是一個道德問題,因為在奧巴馬上任之前干細胞無法研究,因為他們覺得上帝創造了人類,奧巴馬上任后被解除了。

主持人(張超):胡宗,你應該是干細胞的第13個五年。應該采取什么樣的政策?

胡翔:我認為我們應該先拿出相關標準。如果沒有標準,我們多年來一直在向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大吼大叫,而且我們推動它的速度很慢。沒有相應的標準和管理措施可以實施。第二,我一再強調必須建立整個基礎設施。我們認為在這種思想中我們應該領先于美國。

林漢成:當我談到這個問題時,我想談談為什么每個人都喜歡使用進口設備。實際上有很多因素。第一個因素是國家發改委在成立時沒有限制進口和國內制造,所以我是院長。買進口。

第二,現在我們的醫生受到各種因素的影響,例如保護自己的政策,我們現行的一些政策法律的影響,例如醫療事故的識別,引入倒置證明制度,那么醫生保護他自己在選擇國產和進口設備時選擇進口設備。

第三,進口設備與國產設備的差異不大,存在差異,價格與醫療保險支付的差異不大。如果您調整保險報銷比率,您將為您支付所有報銷費用。我將為您的進口提供60%的報銷,因為現在CT沒有差異,盡管核心技術仍有一些突破。因此,在結合這些因素后,醫院將追求進口設備。

另一個因素是,除了幾家大公司相對較大的自主研發能力外,他們還可以自己制造產品。仍有一些公司的產品仍處于裝配階段。也就是說,他的核心技術和繪圖都是由其他人的事情完成的,所以這給我們提出了另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可以在中國制造2025,這個詞能否實現。如今,我們的許多企業都是加工企業,加工企業不被認為是在中國制造,所以他們更難轉向智慧的方向。主持人(張超):因為剛剛采訪了衛生計劃委員會的李主任,我們談到了醫改問題。他開始了一個好頭銜。醫療改革已經襲擊了長江。他說,下一步是最重要的。這項工作是公立醫院的改革。我特別想問一下公立醫院如何改變和改變可以采取的措施,以促進我們的生物醫學工業和高性能醫療設備的發展。或者你可以簡單地說出來。

楊悅:一個黨派是一個專注于工業投資的團體。從2012年到現在,我們越來越糾結,糾纏在哪里? 2012年之前,我們模型的產業投資效果非常好。例如,我們投資了大量的大型企業,如萬達商業,萬達影院等,效果非常好。自2012年以來,我們發現這個機會越來越少,風險也很高。中國的工業發展如何來到我們這里?我們一直非常關注這個問題,也就是說,我們可以說我們國家的工業發展必須誕生。病得很重。這次參加這個論壇加強了我的判斷力。那有什么病呢?我先說出結論。我的意見可能與許多人的意見不同。其工業發展的核心路徑存在嚴重缺陷。用胡博士的話說,它的基表有嚴重的缺陷。

讓我們來看看我們工業發展的道路是什么。在計劃經濟時代,我們的物質生產非常稀缺。只要我們能夠生產出一些東西,我們就會抓住它。它即將進入20世紀90年代的工業發展道路。它在20世紀90年代發展起來的速度和速度有多快,它被稱為生產,教育和研究,然后被稱為生產,教育,研究和開發,然后發展成為政治生產,研究和研究。這是工業發展的核心路徑。我個人覺得有嚴重的缺陷。可能扎根于此。如果沒有疾病根源的疾病根源沒有問題,其核心路徑在哪里錯了?也就是說,他根本不是用戶思考,比如生產,學習和研究,把用戶放在最后,訂單是錯誤的。我認為,正確的產業發展道路,我們生產的目的必須是用戶,這是天子的第一個數字,利用經濟學的供求關系,市場化,第一應該用,第二應該是什么?要考慮用戶,你應該給出良好的產業規劃,產業政策,產業政策,包括財政支持政策,第二應該是政治,然后是學習,研究和生產。它應該是使用,政治,學習,研究和生產的核心發展道路。

主持人(張超):您將來有機會與楊先生合作嗎?如果有這樣的機會,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樣的模特?例如,在干細胞行業,您還需要直接面對消費者。你能整合楊剛才提到的一些想法嗎?

胡翔:當然,我們的整個商業模式設計都是這樣的,因為我們有幾個實踐,只是說Beike曾經是一家制造技術和制造產品的公司。與大多數其他醫療公司一樣,我們希望我們開發的技術和產品得到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認可。現在,我們面臨著一個巨大的機會,不僅要做技術和產品,研究和開發,還要成為一個平臺公司。這個平臺公司是如何做到的?機會在哪里?我們相信第一輪北支將大規模推出。我們已與全國八個省簽約,并在深圳簽了11家醫院。這是我們服務的商業和機構客戶。此外,我們還將為最終用戶服務,也就是說,現在每個人都應該保存免疫細胞。例如,最近的研究已經治愈了90%的化療并且未能治愈白血病。最近,報告發現TCR技術使用70%的骨髓瘤患者治療一次,但為什么30%的患者不能治愈?他發現這與年齡有關。當我們年紀較大時,我們的免疫細胞具有較差的增值能力和活動能力。所以它的功效并不好。你們所有人都很年輕,至少我們是我們生命中最小的一天,今天我們是一個健康的人,我們的免疫系統健全,我們的免疫細胞很好,這次我們抽50毫升血液可以節省免疫細胞。這個意思很棒。

例如,當我十年前創立公司時,我認為造血干細胞庫是沒有意義的,將來保存或使用它的機會很小,所以我沒有這樣做,即使它是一個非常現金充裕,利潤豐厚的企業。我沒有參與其中,我一直在做這種治療。但現在我回來后發現我錯了,因為當時它是基于當時的理解水平和科學水平。我們認為臍帶血的保存只能治療敗血癥而不是骨髓移植,但現在隨著生命科學的發展,你會發現細胞用于治療心臟病,神經系統疾病等的方法太多了,不只是最年輕的細胞。例如,我們用患者自己的干細胞治療急性心肌梗塞,但不能再做了。患有心肌梗塞的患者來了,您需要將他的骨髓培養干細胞服用一個月,然后在一個月后給他注射缺血。該死的部分已經死了,所以效果不好,所以我們不得不使用新生兒臍帶干細胞,因為我們無法得到及時的自體細胞。我們很幸運,最近五年的研究成果,文章發表。它也是所有急性心肌梗死的最佳治療方法。但是,如果我們有一個可以提前凍結每個人或高風險人群的細胞庫,我們不會等待一個月。在心臟病發作當天,我們可以放置支架,放置自己的細胞,并改善缺血。它可以減少缺氧狀態,減少免疫細胞對免疫細胞的殺傷等。它還可以重建心肌。因為它是自己的細胞,治療效果會比我們現在做的更好。理論上,存在這種可能性。但由于我們沒有細胞庫,我們不能這樣做。

因此,如果我們的支付能力不是問題,認知水平和教育水平足夠高,我們應該從神經和血管中拯救細胞,如果發生車禍,我們將能夠在第一次打到當地。干細胞,它是不同的,因為我們的動物模型顯示,如果我們可以在腦損傷當天局部注射干細胞,首先,技術將神經細胞凋亡減少六倍,更不用說它的晚期修復,所以細胞意義很大。我們可以在同一天提供它,這個時間的及時性。如果我們做這樣的業務,我們將保存所有單元格。這時,我們與楊有互助,因為他有一個用戶入口。他有這么多客戶。我們只需要一種與他分享利益的機制。假設他的前客人正在購物,他無法獲得健康。服務的成本,但如果我有他的機制,所有的客戶將來給我消費。我會為他提供各種細胞療法,健康管理服務。我有一個與你分開的比例。你說他不是很努力。此促銷活動不要求我這樣做。他知道我將來可能會關注這些數據。它可能是全球健康管理的未來。患者的標本,數據和手機APP都在這里。我可能是谷歌,蘋果的未來,而這次他可以在這里得到一塊,不僅投資有利可圖,而且他交給我的每一位客戶都有利潤,所以他的辛勤工作會很高。我的利他主義原則不僅適用于某個家庭,我對所有客戶都是無私的,所以互助不是問題。

主持人(張超):今天,北京再次紅了。在接下來的3-5天里,北京人民仍將陷入困境。我希望越來越多健康的公司能夠幫助我們擺脫困境。謝謝你們!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