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展示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產品展示 > 正文

生物制藥公司緣何扎堆美國波士頓和劍橋地區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19-10-16瀏覽次數:644

近年來,全球生物制藥公司(注:生物制藥公司,包括傳統制藥公司,生物技術公司,以及兩者的混合體)已聚集在美國的波士頓/劍橋地區。對應這一趨勢的是波士頓。劍橋地區今年被多家媒體或網站評為生物制藥或生命科學冠軍。最具影響力的是GEN今年3月推出的“十大美國生物制藥集群”,波士頓/劍橋地區是第一個贏得冠軍的地區。成功放棄了加州舊金山灣區的PK。那么這些生物制藥公司如何在波士頓/劍橋地區聚集在一起呢?為什么在這個區域聚會?本文試圖回答這兩個問題。我也希望波士頓/劍橋地區的成功經驗將對中國許多生物制藥開發區的建設產生影響。

首先,波士頓/劍橋地區(包括大波士頓地區)的許多生物制藥公司不僅僅是美國公司,而是來自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公司,尤其是歐洲公司。這些大公司以不同的方式,位置和布局存在于波士頓地區。大公司最集中在劍橋:Biogen,它已在劍橋扎根多年,并且也在劍橋;總部也在劍橋和波士頓。該地區有幾個分支機構(Genzyme,現在法國賽諾菲);在瑞士,瑞士的諾華和美國的輝瑞(包括以前收購的惠氏);剛從Baxter搬走Baxalta(雖然Baxter總部位于伊利諾伊州)將開業; 2018年,將在劍橋運營其研發中心的百時美施貴寶(BMS)將收購日本制藥公司武田。波士頓也有默克公司,波士頓郊區的一些大公司分支機構通過收購建立(一些小公司已不復存在),例如德國在比爾里卡的默克公司的雪。默克雪蘭諾;貝德福德的Celgene;羅氏在馬爾堡;位于阿斯利康(亞利桑那州)沃爾瑟姆的GSK和BMS也在位于Worcester的Aberdeen的Waltham設有分公司,該公司位于Boston Wei的郊區(AbbVie,在Abbott拆分后更名),盡管Worcester是新英格蘭的第三大城市。因此可以毫不夸張地說,世界上大多數Top20制藥公司都不在波士頓地區,也不在前往波士頓的路上,尤其是劍橋。

當然,除了這些大公司外,還有更多的中小型生物制藥公司,其中包括至少兩家中國公司:藥明康德(包括之前收購的Nextcode和今年新開設的辦事處,但吳明已經一家大公司。)和百濟神舟(也是辦公室,新任首席財務官已在這里上任)。美國約占全球醫藥市場的一半。此外,美國藥品市場也是最受監管的。 FDA批準的新藥可被視為免稅產品,其中大部分已在全球其他國家獲得批準。因此,毫不夸張地說,對于全球制藥公司來說,美國擁有世界,而為了獲得美國,劍橋現在已成為首選,可以預見:劍橋將成為世界上的生物制藥公司決心進入美國。該公司的軍營是一個戰場。

眾所周知,波士頓地區的房價已經很高,特別是在劍橋,那里的實驗室和辦公樓租金過高,但為什么有這么多制藥公司在成本高的情況下在該地區競爭呢?本文重點介紹在劍橋聚會的原因。僅限于作者的愿景和知識,本文旨在引領方向,期待對這兩個問題的關注和討論。

制藥公司在劍橋聚會的一個明顯原因是世界上兩所頂尖大學的存在,但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已經在劍橋大學工作了N年。為什么他們近年來如此接近?必須有其他重要原因。作者認為,至少有幾個原因:

波士頓擁有世界頂級醫療資源:波士頓擁有三所醫學院(哈佛大學,波士頓大學和塔夫斯大學)和兩所藥學院,特別是哈佛醫學院和波士頓兒童醫院以及達納法伯癌癥研究所下的三所綜合醫院。著名的這些醫院集中在波士頓的朗伍德醫療區。雖然馬薩諸塞州綜合醫院(MGH)不在這個醫療集中區,但根據最新的權威排名,它是美國綜合醫院中的第一個。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波士頓兒童醫院,多年來一直是美國最好的兒童醫院。現在用于治療罕見疾病的孤兒藥越來越成為歐美制藥公司研發和投資的焦點。大多數罕見疾病是遺傳性的,并且會持續一生,而大約30%的稀有兒童將是5歲。離開這個世界。因此,兒童是一種重要的罕見疾病群體,世界上對于罕見疾病兒童最集中的地方是波士頓兒童醫院。該醫院的國際中心每年接收來自100多個國家的兒童,因此波士頓兒童醫院是紫紺患者難以入組的罕見疾病臨床試驗的理想場所。波士頓兒童醫院也位于Longwood醫療區,但該地區的Mercury家族只有Merck。為什么大公司只對劍橋有獨特的愛好?也許波士頓極好的醫療資源不是根本原因。

近年來,由于各種原因(如藥物開發成本上升,專利懸崖和社會支付能力有限),整個醫藥行業的利潤率一直在下降,這使得大型制藥企業難以到處開花并經營以一種全線的方式。這些公司被迫在至少兩個方面壓縮前線:分支機構的位置和數量以及藥物開發的治療領域。不太重要或不太理想的分支機構以及不太適合自己公司的待遇區域可以通過關閉,停止和過渡進行整合,從而實現兩個重點:研發中心位置的集中/集中并關注治療領域。在研發中心選址方面,劍橋地區顯然是當今首選的地方,因為生物制藥變得越來越重要。此外,今天的大型制藥公司更多地依賴中小型創新公司來豐富和調整他們的研發管道(參見另一篇關于美中醫藥來源的分析文章:收購是一種比創新更有效的增長手段嗎?),以及劍橋擁有大量的創新制藥公司,這也是我個人認為大公司在劍橋聚會的最重要原因。你為什么這么說?我們來談談它。

劍橋不僅有一些創新的制藥公司(至少有一百家,主要是在肯德爾廣場,見列表末尾的表格),但更重要的是,這些公司的水平和質量更令人擔憂。水平很高,不是作者自己吹的,以下只是通過一組數據來看豹子。著名的行業媒體Fierce選擇了15家初創的創新型生物制藥公司Fierce 15,這些公司由行業專業人士和經理人選出,代表制藥行業。未來5 - 10年甚至更長時間的發展趨勢和可能的重大突破。自選擇開始以來已有十多年,劍橋地區的公司比例相當驚人。以過去三年的數據為例。波士頓地區占年度總數的三分之一以上。如果只計算劍橋,這個數字是15(參見下面選擇的公司列表,沒有位置的公司位于劍橋),也就是說,只有10萬劍橋城市,占三分之二的此列表中的世界。首先,這一成就在世界上沒有其他城市。

2014 Fierce 15(6)

DimensionTherapeutics

Editas Medicine

Navitor Pharmaceuticals

Seres Health

Spero Therapeutics

Voyager Therapeutics

2013Fierce 15(6)

Acetylon Pharmaceuticals(波士頓)

Jounce Therapeutics

Kala Pharmaceuticals(馬薩諸塞州沃爾瑟姆)

Moderna Therapeutics

Nimbus Discovery

Visterra

2012Fierce15(7)

Alkeus Pharmaceuticals

Bluebird Bio

Enanta Pharmaceuticals(馬薩諸塞州沃特敦)

EnVivo Pharmaceuticals(馬薩諸塞州沃特敦)

基礎醫學

Mersana Therapeutics

Seaside Therapeutics

在這些小公司中,他們都有自己獨特的技能。他們中的許多人已成為各自領域的明星公司。例如,2012年入選的Bluebird現在是基因治療領域和美國的領先公司。在五家上市的基因治療公司中,市場價值最高,很多人預測這種藍鳥會飛得更高(參見:飛藍鳥:BluebirdBio鐮狀細胞貧血癥基因治療冷凍球蛋白在第一例患者中顯示療效)。還有基于mRNA技術和Editas Medicine的Moderna Therapeutics(參見:英雄與寶馬:比爾蓋茨投資Editas)。

盡管劍橋小型創新制藥公司的出現,這些小公司的存在也是大公司在劍橋堆積的一個重要原因,但肯德爾廣場不斷增長的租金壓倒了小公司,這可能最終使小公司不可能在劍橋生存,小公司不存在,大公司輸掉了。同樣重要的是,劍橋因為已經進入了存在的土壤而受到批評。

當然,生物制藥集中在波士頓/劍橋地區的原因不僅僅是上面列出的那些,還包括該地區形成的生物技術創新生態系統。這個系統就像一棵根深蒂固的梧桐樹,不斷吸引金鳳凰在這里筑巢。姚明康首席運營官楊青博士兩年前從宏觀角度分析了生態技術創新健全動態生態系統的幾個要素:“豐富互補的結構,完整開放的價值鏈,多元化,相互關聯的人才,足夠資金和風險承擔,穩定和透明的政策。“波士頓/劍橋擁有所有這五個要素并且非常出色(特別是在人才和風險資本方面)。就人才而言,波士頓被半開玩笑地稱為“博士屯”,這并非不合理。波士頓不僅有H&而且還有來自中國著名大學的數萬名高素質畢業生是經驗豐富的研究人員的骨干,在生物制藥領域有兩個活躍于波士頓的中國協會:SAPA- NE和CABA。在風險投資方面,本文末尾的附錄還包括幾家風險投資公司,包括著名的富達生物科學公司。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