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信息報

您所在位置:首頁 > 長生信息報 > 正文

本土制劑企業國際化步伐加快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20-01-17瀏覽次數:874

2016年,由于主要經濟體需求低迷,部分新興經濟體缺乏增長動力,國內監管力度加大,經濟下行壓力,中國醫藥外貿發展進入低增長期,增幅較大不到1%。由于世界經濟的周期性影響和跨國公司業績的下滑,中國的準備貿易也蒙上陰影。 2016年,同比僅略微增長3.8%,但當地制劑公司的表現呈現出良好的態勢。

出口穩定在較低水平,進口繼續增長

2016年,中國西藥制劑出口總值31.9億美元,同比小幅下降0.24%,規模與2015年基本持平。2012年以前,西藥出口中國的準備工作保持了20%以上的增長率。雖然西藥制劑的出口增長率在過去的三四年中有所下降,但仍然增長了約10%,去年出現了西藥制劑的出口。近年來首次出現下滑,反映外需疲軟,醫藥外貿綜合競爭力從根本上沒有改變,出口仍面臨較大困難。

在規模方面,第一季度開始疲弱。 1月至3月的增長率大幅下降,同比下降超過8%。 4月份以來,出口規模逐月增加,連鎖增長率逐步提高。 8月份,單月達到3.12億美元。 9月份,出口再次收緊,增長率收窄,再次出現負增長。但是,就數量而言,單月出口數量一直穩定增長,價格下降更為嚴重。

2016年,中國進口準備額為141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6.7%,是2014年的三倍多。隨著國家新的管理趨勢和制藥行業的新政策趨勢,強勁的市場國內市場擴張和國際市場低迷帶來的潛力迫使許多國際公司將注意力轉向中國,加大對中國醫藥市場發展的力度。就月度增長率而言,除4月份同期略有下降外,大多數增長率保持在10%左右。

加工貿易出口表現良好,倉儲轉口貿易出口大幅下滑

2016年,中國西藥制劑加工貿易出口10.44億美元,同比增長48.85%,比總體增幅高出49%,占我國制劑出口總額的32.7%,18.7百分點高于去年同期。其中,加工貿易出口主要以中國的外商投資企業為主。主要出口地區是韓國,澳大利亞,東盟,英國和香港。在進口加工過程中,中外企業分工均勻,其中本地企業出口到非洲,美國和南美洲。當市場占主導地位時,外國投資主要由澳大利亞,丹麥和西班牙主導。相比之下,保稅區的倉儲和轉口貿易出口同比下降44%,占產品出口總額的12.95%,比2015年下降10個百分點。一般貿易出口基本上和去年一樣。

出口商品結構繼續優化,散裝仿制藥價格繼續下跌。

2016年,共有69種西藥制劑出口到中國,抗腫瘤,抗癌,抗精神病,抗病毒,抗高血壓,降血脂等高附加值制劑的出口均有所增加。超過20%。它已成為西藥制劑出口增長的主要動力。其中,抗癌藥和精神藥物的出口額已超過1億美元,增長率超過三位數。主要出口市場是美國和英國,同時出口血脂和一些預防動脈硬化的高附加值制劑。德國,英國和荷蘭的歐盟市場是主流。

在過去幾年激素藥物快速增長后,體積和價格出現下降,導致2016年出口急劇下降25.7%,胰島素和皮質類固醇的下降幅度最大。從單月出口增長的角度來看,激素類藥物的出口呈現逐步復蘇的趨勢。 6月份,出口連續五個月出現負增長,實現20%的正增長。在下半年,出口逐漸恢復,但價格一直在下降。說真的,直到12月,情況再次逆轉,數量和價格都有所提高。本月出口量同比增長345.87%,推動本月出口占荷蘭藥品年出口總量的30%。

經過幾年的低速增長,青霉素和頭孢菌素藥物在2016年出現反彈,同比分別增長19.5%和17.4%,但價格繼續下跌,同比下降5.8%和14.8% - 一年,特別是非出口價格的下降是最嚴重的。這方面與非洲當地支付能力下降有關。另一方面,中國制藥公司與印度公司之間的競爭進一步加劇了這一現象,而出口價格則進入了歐盟等發達市場。隨著越來越多的準備公司通過歐盟GMP認證,委托加工和獨立出口的步伐進一步加快。

對美國的出口增長迅速,歐盟和澳大利亞市場大幅下滑

2016年,我在美國的西藥制劑出口增長了41.7%,占我制劑出口總額的9.2%,比整體出口增長率高出41.5個百分點。本地公司是出口到美國的主要力量,前四大公司都在美國注冊了仿制藥注冊和自有品牌銷售。出口額超過1700萬美元,同比增長率超過20%。相比之下,西方藥物向歐盟和澳大利亞等發達市場的出口大幅下降。其中,對歐盟的出口下降了17%。主要出口市場,英國,荷蘭和丹麥,經歷了不同程度的下降,主要是阿斯利康(AstraZeneca)。與西安楊森和諾和諾德等外國公司有關,我的本地企業在這些市場上仍然有不同程度的增長,但主要是代表加工業務;對澳大利亞的出口下降了11%,仍以保稅區貿易為主,主要與阿斯利康,默克,惠氏等跨國公司的衰落有關,齊魯藥業和其他當地藥品加速了對澳大利亞的出口增長,但比例仍然不高。

亞非表現穩定,南美洲首次下滑

亞洲一直是西藥出口最重要的市場,占55%。 2016年,西藥制劑對亞洲的出口額為12.7億美元,同比增長4.6%。主要出口地區是韓國,印度,東盟,香港和日本。對韓國和香港的出口主要是跨國企業和保稅區。日本的出口主要是由一些日資企業推動,而對印度的出口主要是當地公司,抗生素是主要的。

東盟一直是西藥制劑出口的重要市場。 2016年,中國西藥制劑向東盟出口3.8億美元,同比小幅增長1.8%。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越南和印度尼西亞是我向東盟出口的五大市場,占我對西聯匯款的總出口量的85.6%。我對這些主要市場的出口都在4500萬美元以上。從出口增長的角度來看,我對泰國,菲律賓和越南的出口增長迅速,增長率分別為6.7%,17%和9.4%,而馬來西亞,緬甸和新加坡則出現大幅下滑,同比下降。下降分別達到14%,8.6%和10.7%。保稅區的倉儲貿易和跨國企業的業務下滑是主要驅動因素。除馬來西亞外,中國本土企業在東盟市場的發展中也呈現出快速增長。其中,對菲律賓,越南,緬甸等東盟國家的出口主要是本地公司,包括無錫美溪,瑞陽藥業和石家莊集團。有很好的表現。

2016年,我的西藥制劑出口非出口4.68億美元,同比小幅增長2%。由于非洲經濟衰退和支付能力下降,非出口藥品的價格全面下跌,導致幾個剛果民主共和國,埃及,南非和安哥拉。市場出口在很大程度上下降,特別是青蒿素藥物的出口下降。相比之下,尼日利亞,馬里,埃塞俄比亞和烏干達在經歷了前兩年的大幅下滑之后,在2016年實現了顯著的反彈,同比增長了5.9%,36.7%,79%和70.4% , 分別。

作為西藥制劑企業關注和發展的市場,南美近年來保持了較為穩定和快速的增長。然而,自8月以來,我對南美制劑的出口開始下降,下降率超過20%。其中,巴西,哥倫比亞和委內瑞拉的市場下滑是最嚴重的。這主要與當地石油市場作為經濟支柱有關。下降與貨幣嚴重貶值和支付能力嚴重下降有關。相比之下,隨著越來越多的公司通過秘魯的當地檢查并參與當地招標,我看到了對秘魯,厄瓜多爾和玻利維亞等南美洲出口的顯著增長。

擴大國內化學藥品市場促進了進口的持續穩定增長

2016年,我的進口準備工作仍由歐盟主導,占我制劑進口總量的72.2%。德國,意大利,法國,英國和瑞典是進口前五大市場,占進口總進口量的58.5%。除了來自英國和意大利的進口放緩外,其他主要市場的進口基本實現了幅度的增加。一些主要的進口代理商,如永裕藥業,科源新海和上海醫藥,增長了20%以上。國內化工市場的擴張是進口增長的主要驅動因素。 2016年,中國重點公立醫院藥品超過1000億元,同比增長8%以上。輝瑞公司的立普妥,賽諾菲的Polivi和羅氏的卡培他濱仍占國內市場的60%。以上份額,而武田的武田瑞林等藥品的進口也大幅增加。

2017年第一季度,制劑出口趨于穩定和改善。

今年第一季度,制劑出口呈穩步上升趨勢。出口額達到7.7億美元,同比增長10.9%。傳統的抗生素,維生素,激素和胰島素都取得了顯著的增長。從市場來看,我的準備工作對歐盟,美國,東盟和其他市場的出口大幅增加,同比分別增長71%,25%和15%,但出口到南方美國和韓國經歷了顯著下降。展望未來,當前世界經濟仍面臨諸多不確定因素,整體外貿形勢不太可能大幅改善。總的來說,國內制藥公司以國際分工的形式日益多樣化。 Green Leaf,Renfu,Huahai和Fosun先后收購了歐美印刷公司,以擴大仿制藥生產線。恒瑞,正大天晴和石窯研究產品獲得跨國授權。企業,研發和國際上市的步伐進一步加快。泰德,華耀等企業紛紛加大在日本市場的力度。今后,我們對發達國家的準備工作出口預計將加速。盡管如此,特朗普上臺取消了奧巴馬的醫改,打算審查藥物審查和生物醫藥領域,英國退歐,意大利公投,歐洲經濟復蘇緩慢,日本和韓國受政治影響的經濟發展影響,非洲和南美新興經濟體受到影響。商品價格的下跌和金融條件的收緊進一步降低了支付能力,這給我們的產品出口帶來了一定的不確定性。在全國范圍內,隨著仿制藥的一致性評價和二票制的實施,中國醫藥行業將進入新一輪的調整期,但整體醫藥市場仍將擴大,因此預測中國的西醫準備工作仍將在2017年進口和出口。它將保持相對穩定的增長,但出口增長不太可能顯著增加。

蓝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