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信息報

您所在位置:首頁 > 長生信息報 > 正文

信達生物:做中國生物醫藥產業的“華為”

文章作者:www.utbltn.icu發布時間:2020-01-05瀏覽次數:1964

從硅谷的腹地帕洛阿爾托到蘇州工業園區的金雞湖.信達生物的領導者余德超,始終秉承“以信為本,走向終極”的信條,創業企業蘇州。他的創新夢想在炎熱的土地上實行。 “創新”這個詞長期以來一直深深融入他的思想和行動中。在他的指導下,蘇州成立的生物系列報告僅用了5年時間,1家制藥公司,憑借自己的創新產品贏得了國際投資機構,并贏得了33億美元的美國醫藥巨頭合作基金,創造了數量“中國第一”。然而,他們在通往世界高峰之旅的“巨大夢想”有多遠?以“創新四問”為主題,記者走進信達生物,談到了公司領導人

在世界生物醫學領域,信達生物制藥(蘇州)有限公司的創始人于德超無疑是一個行業“大亨”。

2006年,他發明了新的生物藥物“Ankerui”,開啟了人類用病毒治療腫瘤的第一步;

2013年,他開發了“Compaq Xipu”,可以使盲人視而不見,填補國內空白;

2015年,由他領導的信達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獨立開發的六種抗腫瘤藥物受到全球制藥“巨頭”美國禮來公司的青睞,另一方斥資33億美元收購信達的海外生產和銷售市場。中國生物制藥在國外的銷售實現零突破。

目前,于德超研究團隊的創新能力和創新成果引起了業界的高度重視。余德超的目標也非常明確:開發中國人民能夠承受的高質量生物制藥;成為中國生物醫學領域的“華為”。 2016年,他創立的信達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贏得了具有自主創新產品的國際投資機構的“場外交易”,創造了中國醫藥行業的融資歷史,形成了利用全球資金支持創新的新模式。

不久即關閉的省第十三次黨代會,對“創新,注重富民,建設小康社會”進行了抨擊。圍繞信達生物的創新定位,創新措施和實現路徑,有可能為蘇州“創新四問”的轉型開辟道路。

成績單:引人注目的眼睛

原藥售出33億美元“國際價格”

蘇州工業園區納米工業園區是一個大師聚集地。曾經震驚了醫學世界的信達生物之一。 2013年,由于德超發明并領導的“Compaq Xipu”上市,立即震驚了全球制藥行業。 “Compaqip”是一種用于治療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變性抗體的新藥。以前,類似的藥物已被美國壟斷。最重要的是,Compaqip是中國公司領導的第一個由中國公司領導的眼科創新生物制藥,并成為中國第一個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國際公認生物制劑。填補了中國的空白。 “康柏西普”上市后,其優勢逐步顯現:目前,康柏國內市場占有率為52%,這直接導致中國進口的外國類似藥品因市場因素而大幅降價。它的競爭力可想而知。在第11屆美國新血管年會上,Compaqip獲得了全球300位頂級眼底專家的認可。會議主席Philp Rosenfeld評論說:這是一個重要的“時間,請關注來自中國的力量.Compaqip是第一個在美國以外開發的高端生物制藥。”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于德超剛剛從北京回來并不停地部署了他的工作。快速而清晰的俞德超迅速向記者遞交了“成績單”:目前,信達已經建立了12項新藥品種產品鏈,涵蓋了腫瘤,眼底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等四大疾病。和心血管疾病。其中兩個品種被選為“重大新藥創造”項目,五個品種進入臨床研究,三個品種處于臨床階段III。信達的原始結果得到了國際市場的認可。 2015年,信達兩次與禮來和藥業集團達成戰略合作協議,信達將四種創新產品的海外市場轉讓給禮來發展,后者獲得首期付款和33億美元的里程碑。這是中國生物制藥行業發展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創造了許多“中國第一”:第一家中國公司授權世界500強制醫藥集團創新生物制藥國際市場,這也是中國的生物技術日期。制藥領域最大的國際合作,首次將中國發明的原藥以國際價格出售;這次合作的成功表明,信達的創新水平和創新得到了國際認可。同時,這是中國企業與世界500強企業在高端生物制藥研發,注冊,生產和銷售方面的首次全面合作,表明信達生物現有的研發技術,質量標準和創新能力已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產品面向國際市場。

實踐路徑:源頭創新

采取“中國第一”需要具備后期制作優勢

“中國生物醫藥產業落后的主要原因是沒有自主創新,產品質量達不到國際標準。”快速交談的余德超說,信達生物學的最初起點和定位非常高。他們希望進入中國的生物醫學領域。該領域在加強原始生物制藥的發展方面發揮著主導作用。信達生物科技以自主創新為基礎,高度重視科研投入,引進了一批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科研人才,集中力量開發和創新高端生物新藥。因此,信達原創性的品質提升了。目前,Cinda Bio和Eli Lilly之間的合作非常具有里程碑意義。要回答四個創新問題中的“原始結果”和“主導作用”,我們需要回答“如何成為中國第一”的實踐路徑。毫無疑問,Cinda Bio給出了答卷。與舊的“外面合作,他們不看你的身份。他們只看你的東西。好東西,他們會主動找到門。”于德超說,禮來是世界領先的制藥公司,擁有140年的歷史。在該公司與Cinda Bio和Eli Lilly的合作中,禮來公司必須對信達的研發能力和工業化基礎生產線進行現場審核,并進行“盡職調查”。當時,美國莉莉派遣了一支由157人組成的檢查組到信達生物公司進行三次檢查,以防止研發的原創性和合規性問題。最后,Cinda Bio成功通過了公司“每個角落,翻找內閣”的檢查。當Eli Lilly接受Cinda的獨立創新并回到Eli Lilly并比較美國最好的藥物時,它發現Cinda的新藥開發的藥效是美國藥效的100倍以上,這證實了Cinda和Cinda之間的合作。

關于源創新的重要性,于德超表示,隨著新藥研發的初步成功,信達生物越來越受到國內外投資機構的關注和認可。 2015年1月,信達成功完成了1.15億美元的C輪融資。融資由聯想君聯資本和新加坡淡馬錫等新投資者以及富達,禮來亞洲基金和通和資本等前投資者共同出資。 Junlian Capital執行董事蔡大慶表示,在決定投資之前,他們對信達的新藥品種,開發能力,產品質量和生產工廠進行了全面調查。根據調查結果,信達擁有一支高水平的研發團隊。核心團隊成員曾為Amgen,Genentech,Squibb,Merck,Abbott和Roche等多家頂級國際制藥公司工作過。他們在開發高端生物制藥方面擁有豐富的經驗。具有良好市場前景的產品鏈和符合國際標準的生產工廠。

他們認為信達在抗體藥物領域的發展潛力非常大。 2016年11月,信達生物技術成功完成了D輪融資2.6億美元。投資方由國家創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直屬國務院管理的先進制造業投資基金牽頭。新投資者包括中國人壽保險基金,立誠資產,平安保險和泰康保險集團。這不僅是中國制藥行業歷史上最大的融資,也是2016年全球第二大融資案例。于德超表示,在頻繁收購國際投資機構背后,“重都千金”是信達強大的自主創新能力和“后期制作”的關鍵。

一個思考問題:再次攀登世界巔峰

公司需要一個可以創新的土壤和環境

經過短短五年的發展,一家知名的蘇州生物制藥公司創造了一批“中國第一”,達到了國內企業十年甚至幾十年所能達到的高度。這樣的生物制藥公司目前在中國并不多。 “我最初選擇讓信達生物落戶蘇州。這不僅是蘇州的魅力,也是蘇州的創業環境和人才。”于德超說,創新驅動發展的關鍵是人才驅動。目前,信達已經引進了大量的國際人才。目前的團隊由近400名成員組成,其中10%是回歸者,4名是國家“千人計劃”專家。本科以上學歷占95%,其中醫生37人。 187名大師。于德超坦言,為了吸引海外歸國人員,他們使用美國薪資制度,這意味著除了支付員工外,公司還必須向研發和管理人員提供一定數量的股份。此外,公司的核心人才遠高于美國。降低生活成本,形成“技術土地”,讓人才流入和留住是蘇州需要解決的問題,以降低創新成本。近年來,隨著住房價格的上漲和生活成本的上升,蘇州吸引創新人才的優勢逐漸消失,給企業的發展帶來了嚴峻的挑戰。

降低研發成本和提高創新速度是迫切需要解決的另一個問題,以降低企業的創新成本。 “如果企業創新的成本高于美國和其他地方的成本,它將失去競爭力。”于德超說,創新藥物的研發不僅高投入,高風險,而且具有長周期。僅限企業

只有從藥品銷售中獲得合理的回報,我們才能擁有持續的創新能力和能力。由于生物制藥研發所需的一些基礎材料在中國沒有生產能力,中國生物制藥企業必須從國外引進培養基,試劑,細胞和其他材料以及重要設備來做同樣的研發項目。通過稅費,中國醫藥企業的研發直接成本比美國高出23%-25%。更昂貴的是時間成本。由于各種審批程序的限制,在美國可以在幾天內完成的設備和材料的交付周期在中國需要幾個月,這大大降低了企業研發的效率。在公平競爭的前提下,政府采購時,應優先培養一批具有創新能力和自主品牌的“苗木”企業,幫助企業在生存危機初期幸存下來?于德超舉了一個例子來說明,目前,如果我們想在中國推廣和應用創新藥物,首先要進入醫療保險目錄,并通過招標和保險分享,否則我們將遇到很多障礙進入營銷市場。統計數據顯示,中國每年上市的絕大多數創新藥物銷售業績都不佳。年銷售額達1億元人民幣。企業難以盈利,這在很大程度上導致了創新的缺乏和模仿的普遍存在。于德超建議,對于可以上市的新藥,是否可以作為優先考慮將其納入企業所在地的醫療保險,并逐步推廣到全省或全國。

于德超說,像信達生物這樣的中國企業要“中國第一”或“世界第一”,除了企業的內在動力外,政府不僅要消除創新障礙,減少障礙,提高服務效率,還要充分發揮作用。尊重經濟法,不參與,不干涉,盡量盡量納稅。在企業中,企業被賦予市場的開發和發展,使企業真正發揮市場的主導作用。

對話精彩摘要

“開發中國人能買得起的高質量生物制藥”和“成為中國最好的生物制藥公司”。 2011年,源于這樣的信念,信達誕生了。在過去的五年里,隨著信達的發展和成長,這種信念變得更加堅定和明確。這一信念吸引了國內外知名風險投資機構;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高層次人才,形成了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的人才隊伍;這種信念得到了各級政府的認可和支持。在通向夢想的路上,荊棘密集而艱難。憑借他們的堅韌,勇氣和毅力,信達克服了許多困難并穩步走開,縮短了與理想的距離。從字母開始,到達該行。

回首在路上,笑著滿身汗水,成功伴著艱辛。未來,信達將繼續努力,朝著目標前進。我們希望越來越多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能與信達共同開創中國生物醫藥行業的新紀元。

蓝海赚钱